贵州省广播电视信息网络公司打好“智慧广电”服务工程基础

张晓宝 发表于 2020-08-05 09:01:15 收藏 已收藏
赞(0) •  评论(0
400万+工程师在用
400万+工程师在用

贵州省广播电视信息网络公司打好“智慧广电”服务工程基础

张晓宝 发表于 2020-08-05 09:01:15
+关注

工信部公布了“2020年新型信息消费示范项目名单”,共有100个项目位列其中。

DVBCN注意到,贵州省广播电视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DVBCN注:即,贵广网络)的“阳光校园·智慧教育民生实事‘5G+智慧教育’项目”位列其中,属公共服务类项目。

其他的一些值得注意的项目及企业,如咪咕数字传媒有限公司的“基于5G+的数字文化融合创新应用项目”、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浙江有限公司的“5G导盲镜-基于5G和人工智能的视觉障碍辅助系统”、TCL实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线上线下融合的家电消费数字化服务平台建设与示范”、成都索贝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新一代远程实时协同云演播制作平台”等。

也是趁着这条讯息为契机,笔者想起了一再被业内提起的广电与“线上课堂”等教育产品的讨论,个人方面由于并未曾看好过广电(特指“有线电视”)教育市场,因此这个话题自7月列了个极为简单的提纲后再也没管过。今天再来简单梳理下,依然是老规矩,文中所有的个人论述、观点、引用、借鉴均为个人一些不成气候的见解及考量等,DVBCN也最大限度的支持各位看官发表自己的看法及意见。

引起广电圈子议论的主要在于近期的两次事件,来源于两家省网公司的小型产品发布会:

1、江苏有线举行了“感恩有你,一路同行”用户回馈行动颁奖暨儿童快乐伙伴“学霸宝盒”新品发布会,新发布的“学霸宝盒”号称是江苏有线特别面向0-18岁少年儿童提供一站式服务的专属机顶盒,是全国广电网络第一个少儿专属机顶盒;

2、贵广网络推出了学播播”教育学习大屏终端,据称,该终端是贵广网络在依托“智慧广电”和“智慧教育”的基础上,结合大数据及人工智能技术,对“空中黔课”平台进行的创新升级的教育学习大屏终端。

一、广电的营运矛盾

贵州省广播电视信息网络公司打好“智慧广电”服务工程基础

广电网络DVB在TV三国鼎立中,实际上近几年在运维方面,DVB是被二者“绞杀”的对象,有线电视实际上只是在依靠着党政专网的政策优势为后盾苦苦在死撑着。公司营收与净利下降(甚至净利亏损)、有线电视用户下滑等都将是常态。

从广泛的传播学媒介传播变迁(传统媒体衰颓,新媒体兴盛),到广电网络的技术变迁(数字化、IP化、高清化、移动化、交互化等),这本就是时代的趋势。逆时代化是不可行的,也因此“四全媒体”“媒体融合”是为媒体传播的必走之路,广电网络更要深化供给侧改革,技术变革容易,生产关系、观念思维的改变与变动才是最麻烦的。

广电靠区域性的公共服务,实际上是形成不了规模效益的。

二、教育终端就能回拉用户了?

用户流失基本上仍将是广电网络(特指有线电视网)的常态,有线电视实际缴费用户目前是否还有1.5亿?目前还未清楚,估计情况仍不太乐观,部分省份2019年流失的用户数还是庞大的。现在由于有线电视高清数字化新终端的普及已经比较高了,实际上交互功能、内容(如更多的与CP方的VOD)聚合方面横向与IPTV等比较,偏差已经小了很多,但由于宣传面不足,很多用户还停留在当初的有线模拟(同轴)的“刻板印象”中。

有线电视现在继续盯向大屏教育,实际上抓的还是“一老一少”用户,而这些其实本来就是有线电视传统用户(剩余用户)。互联网电视方面有个运维方面的场景演绎,就是守住“一老一少”用户,垂直化经营以青壮年用户群为增量目标,紧抓高价值用户,注重家庭娱乐场景化,让用户回归大屏、回归客厅经济。依靠“教育”这样的专有终端,继续投放给剩余用户对增量用户无任何作用,颇有“雁过拔毛”的意思。

三、广电的后疫情时代

现在广电人也会同各路企业一样,不得不考虑后疫情时代的的运维问题。众所周知,线上教育等成为了新的逐利点,但广电实质上还欠缺火候。教育终端绝对不会成广电家客业务的抓手,无论你灌之什么噱头。

上半年虽说受疫情影响,线上文娱应该是得利的大好机会,但广电网络却并不见得如此。还是由于广电要扮演着党政专网的角色,实际上为了响应国家相关政策,有线电视网也不得不提供免费电视特殊服务,相关维护费收取、欠款、员工费用等更难得到保障。广电仍未能形成系统的会议提供等系统,政客业务还是走的比较狭窄的,因此实际上的逐利点至少当下还是很有限的。

四、探索5G广播新架构

广电抓住了5G,打算将700MHz频段优势与有线电视党政专网优势作为底牌打出,在这种各方关系(包括技术、生产、思维等)变革的格局下还是较为冒险但也必须要走出的过程。有家广电网络提出的“刮骨疗伤,痛方能动,动方能生”云云的说法极为生动。

上周DVBCN笔者借着总局广科院专家的话锋谈了下关于5G广播的内容,未来除了广电5G顶层设计定制的那些架构外,基于5G架构下的无线交互广播电视还是可以去探索的。曾经CMMB的败北是否能在今天整体广电网络的形势下给了我们新的启示呢?广电是否能拿下主动权,将5G广播纳入到下一代新广电体系内,真的做到大小屏、有线无线等的交互融合呢?

五、打好“智慧广电”服务工程基础

“智慧广电”算是属于国家相关重要战略需求,特别是我们还要搞文化大数据、构造“文化专网”体系的大目标,未来做好区域“智慧广电”工程是极为重要的,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重点其实还是会面向与民生、政务服务等融合。

以贵州“智慧广电”为典例,主要包括依托已建成的“云上贵州·广电节点”,重点是推进贵州省视频中台建设和实施数据中台工程为主,并推动政务服务自助一体机在乡镇、社区、行政村更大范围的推广应用。

六、广电要找准定位

关于广电的线上教育,广电知名人士罗小布曾提出了一个“四化”的说法:即,固定化、独立化、完善化、公司化。固定化即要把空中课堂作为一个长期的教育手段;独立化即“空中课堂”的独立性,不可与现有业务去做捆绑,一定要独立去做;完善化是指“空中课堂”产品、场景的完善;公司化则是有线网络与教委联合运营,形成一个公司或者团队共同探讨研发,不可在现有广电团队上拆分出一批人运营业务。

至于广电能否以及怎么靠教育去盈利,罗小布曾表示,由于广电的教育模式是典型的公益性质,如若界定不清投资边界、责任边界、服务边界的关系,平台无法独立化发展,广电其实也是无法在教育领域内盈利的。

笔者也想起了广电出身的爱奇艺高级副总裁段有桥曾谈到过,“CP+SDK+APK的混合模式和开放生态”才代表电视产业的未来。因此,“线上教育”,需要理清楚的是,广电并非是教育内容的参与、制作者,而是渠道搭建者、内容聚合者(聚合也应是教育部门去整理的)。
       责任编辑:pj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收藏

声明:本文内容及配图由入驻作者撰写或者入驻合作网站授权转载。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电子发烧友网立场。文章及其配图仅供工程师学习之用,如有内容图片侵权或者其他问题,请联系本站作侵删。 侵权投诉

相关话题

评论(0)

加载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

分享到

QQ空间 QQ好友 微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