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积电是怎样炼成的

TSMC 发表于 2020-10-26 15:28:40 收藏 已收藏
赞(0) •  评论(0
400万+工程师在用
400万+工程师在用

台积电是怎样炼成的

TSMC 发表于 2020-10-26 15:28:40

编者按:因为华为芯片被断供事件,台积电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 作为全球最优秀的芯片制造商,经过30多年的发展,台积电已经成为全球半导体产业的标杆性企业。不但台积电,整个台湾半导体产业的表现也非常靓丽。预计今年台湾的半导体产业规模和产值将超越韩国成为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

       台积电是如何从一个后来者,战胜众多对手,成长为半导体领域的王者的?台湾半导体产业是如何发展起来的? 本系列从上个世纪70年代台湾产业政策的变革开始,梳理台湾半导体产业的外部环境演变、内部动力生成机制,揭秘台积电的生长密码。 王义伟/文张忠谋是一位老谋深算之人。他赴台创业,天时、地利、人和三项条件,除了地利有所欠缺,天时、人和,他都占了。 先谈为什么地利有所欠缺。

       台湾是一个海岛,四面环水,没有腹地,而且资源缺乏,大量原材料需要进口,能源也非常紧张(幸亏孙运璇打下了相对坚实的火力发电基础)。更重要的,台湾处在地震带上,平均每年发生地震1.6万多次,虽然大多数是1.8级到2.2级的小地震,但是对于极其精密的芯片制造设备而言,地震的影响还是很大的。直到今天,如果台湾发生地震,台积电在台湾的工厂都会紧急备份数据、检查设备,相关人员会忙作一团。 尽管地利欠缺,但张忠谋所占据的天时、人和的条件,也是难得一见的。 从天时的角度看,当时全球半导体产业界日、美争霸,天平正在向美国倾斜。张忠谋从美国赴台,带来的是美国的技术和理念,顺应了半导体产业发展的主流。

       半导体产业起源于美国,传到日本之后,日本企业靠着精细管理和成本优势,在存储芯片领域大放异彩,不仅芯片质量上乘,且量大价低,美国企业节节败退。到上个世纪80年代末,全球十大半导体公司,6家是日本企业。 面对咄咄逼人的日本企业,美国企业将存储芯片这个领域拱手相让,并转移战场,将研发的重点转向以CPU为代表的逻辑芯片。事实证明,美国企业的转型是对的,逻辑芯片牢牢把控着半导体产业的最顶端,所以现在的美国政府一纸指令,就可以让任何一个国家的高科技企业痛不欲生,比如中国的中兴。 和存储芯片一体化要求很高不同,逻辑芯片可以将设计、生产环节分开,这就为代工这个模式的兴起和发展创造了机会。

       曹兴诚显然是最先看到这个商机的人之一,所以他给张忠谋递交了自己的企划书。 对于曹兴诚指称自己“剽窃”,张忠谋始终没有回应,此事也就无从考究真相。也许,曹兴诚的企划书让张忠谋眼前一亮;也许,张忠谋早就有了这个想法,曹兴诚和他是英雄所见略同。 不论如何,张忠谋赴台之际,心中一定是有了一个设立代工企业规划的,因为天时到了。 从人和的角度看,台湾官方以孙运璇、李国鼎为代表的一大批技术官僚,对张忠谋鼎力支持。在张忠谋赴台之前,他就已经被台湾官方聘请为顾问。而每一次与这批台湾技术官僚的接触,都在加深双方的感情,细化合作的意向和方案。 另外,张忠谋在美国顶级半导体企业浸润多年,做到很高级别的企业高管,既积累了先进的管理经验,也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技术、管理人才朋友圈。

       台湾也有人,美国也有人,这样的人和哪里找。 另外,张忠谋1985年赴台,时年54岁,正是知天命之年。这个年纪,加上华人的身份,在美国的企业中已经碰到了天花板;如果到了台湾,则可以借助天时、人和开启事业第二春。 此时不来,更待何时。 于是,张忠谋来到台湾。他要大干一场。 张忠谋首先碰到的,就是资本问题,因为半导体不但是技术密集型产业,还是资本密集型产业,是要烧钱的。 这个问题,李国鼎已经给他想出办法了。 李国鼎的办法就是公有资本和民营资本合资。其实这个办法在联电成立时就用过了,效果还不错。但是和联电不同的是,对于张忠谋将要执掌的这家公司,台湾当局是下了很大本钱的。 首先是台湾官方出资占48.3%,然后,李国鼎又说服荷兰飞利浦公司出资27.5%,剩下的24.2%是民间资本。

       1987年,台湾积体电路制造公司(简称台积电)正式成立并入驻新竹科学园区。 张忠谋在这家公司中占了很小的股份,但他是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如果说被曹兴诚实际控制的联电是台湾的“土八路”,那么,张忠谋的台积电就是一支拥有美国背景的正规军:张忠谋的管理经验来自老东家德州仪器,技术及授权来自IBM,还有大批从美国引进的人才,比如台积电首任首席技术官胡正明是加州伯克利大学教授,其得意门生梁孟松后来也加盟台积电,研发队长蒋尚义曾在美国德州仪器、惠普工作,后来接任张忠谋出任CEO的蔡力行是美国康奈尔大学博士,技术核心人物余振华则是美国乔治亚工学院博士。 资本充裕、设备高端、人才济济,台积电虽然在成立的第一年亏损超过一亿新台币,但很快扭转了局面。1988年,英特尔送来第一笔订单,并对台积电的200多道生产工艺进行了具体的指导。

       这样的帮扶,真可谓“帮人帮到底,送佛上西天”。 英特尔之外,一个更大的机遇到来了。 1989年,冷战结束,大量信息技术从军用转向民用,美国硅谷涌现出一批雄心勃勃的、有技术背景、有设计能力、但是没有生产设备的创业者,其中包括如今已经大名鼎鼎的高通。年近六旬的张忠谋很快与这批年轻人打成一片,建立了长期紧密的合作关系。 台积电就这样迅速站稳脚跟。 回到李国鼎这边。虽然台湾官方和李国鼎给予了张忠谋极大的帮助,但是,官员和企业家的想法还是不一致的,企业家追求的是企业的利益最大化,而李国鼎追求的,是台湾整体科技产业、半导体产业的发展。 在李国鼎引导下台湾当局出台的一系列优惠政策,不但惠及台积电,也惠及其他半导体企业。 这样的产业政策,促进了台湾半导体产业质量的整体提升,也为曹兴诚挑战张忠谋埋下了伏笔。(未完待续)

原文标题:台海观澜|台积电是怎样炼成的(三)

文章出处:【微信公众号:TSMC】欢迎添加关注!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haq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收藏

声明:本文内容及配图由入驻作者撰写或者入驻合作网站授权转载。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电子发烧友网立场。文章及其配图仅供工程师学习之用,如有内容图片侵权或者其他问题,请联系本站作侵删。 侵权投诉

相关话题

评论(0)

加载更多评论

分享到

QQ空间 QQ好友 微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