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高通不得不说的那些事

STM32嵌入式开发 发表于 2020-11-27 16:27:51 收藏 已收藏
赞(0) •  评论(0
400万+工程师在用
400万+工程师在用

关于高通不得不说的那些事

STM32嵌入式开发 发表于 2020-11-27 16:27:51

高通简介

高通创立于1985年,总部设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市,35,400多名员工遍布全球。今天,这家大公司又火了一把,这次是因为手机。众所周知,国产智能机的芯片基本上都是来自美国的,比如高通骁龙处理器非常出名,为国人所熟知。

传闻华为与高通在7月达成和解,华为将向高通结清涵盖3G、4G专利技术的18亿美元授权费。

高通这家高科技公司不仅卖芯片,顺带着还收取专利费,这老哥们纵横江湖35载,一直“躺着赚钱”。作为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芯片供应商,让手机大厂们又爱又恨。其,本质上是一家无线通信巨头。

海蒂·拉玛与高通的故事 

出身于奥地利维也纳的好莱坞影星海蒂·拉玛是一位绝顶美人,她同时也是一位发明家。在她20岁那年,嫁给了奥地利军火商,学习了军事保密通信领域的前沿科技知识。

身为犹太人的海蒂·拉玛在1937年德奥合并时离开丈夫,并把纳粹无线通信方面的“军事机密”带到了美国。这些机密主要是基于无线电保密通信的“指令式制导”系统,其作用是能自动控制武器,精确打击目标,为了防止无线电指令被敌军窃取,需要开发无线电通信的保密技术。

海蒂在1940年代初向好莱坞音乐家乔治提出建立一个秘密通信系统的想法。最终基于自动钢琴的原理实现了信号的“跳频”传输。直到20世纪80年代,这项技术的价值才被发现。

高通的发家史

一家小公司以跳频技术为基础,偷偷研发出CDMA无线数字通信系统,这家小公司就是高通。它将冷战时期军方通信采用的CDMA技术实现商业化,但是大家的目光都聚焦在TDMA(时分多址)技术上,CDMA技术未获得运营商信赖。

高通在1990年与韩国电子通信研究院(ETRI)签署了关于CDMA的技术转让协定。CDMA被韩国定为2G移动通信的唯一标准,高通每年在韩国收取的专利费中上交20%给ETRI。5年之后,韩国移动通信用户突破百万,SK电信成为全球最大的CDMA运营商,三星电子成为全球第一个CDMA手机出口商,而高通公司则凭借与韩国通信业的合作,一举成为世界跨国大公司,并在3G时代完美翻身。

后来在CDMA的技术上开发出中国的TD-SCDMA、欧洲的WCDMA和美国的CDMA2000,构成了国际电信联盟第三代移动通信标准。 高通又通过缜密的专利布局,将CDMA标准写进基带芯片里。正是凭借整合基带功能的SOC处理器,高通成长为全球第一大IC设计公司。

因为基带芯片是一种用于无线电传输和接收数据的数字芯片,是通讯设备的核心,是手机里必不可少的零部件。没有基带芯片,手机就不能打电话,不能用移动数据上网。因此,每个移动通讯设备中都有一个基带芯片。这样一来,手机厂商们不得不看高通眼色行事。

专利流氓 

到了4G时代,各大运营商纷纷采用LTE-Advanced技术,宣告第四代通信标准的来临。高通又推出UMB标准,延续CDMA的辉煌。

当4G时代红利期尚处高潮, 高通又在2014年就率先投入5G技术的研究。收专利费无可厚非。但其专利授权收费模式遭人诟病。为客户提供包含3G、4G、5G无线通信标准的“专利包”,而非单一专利;沿用模拟通信时代手机行业的整机收费模式,按手机售价的一定比例收费;除非OEM厂商接受高通专利许可条款,否则高通将会威胁芯片组供应的中断,并且根据其他协议,当OEM厂商选择使用第三方的芯片需要支付更高的专利使用费。

以华为为例,在2003年,如果华为向高通支付了全额的CDMA芯片费用后,高通向华为收取的特许权使用费率降低了2.65%,如果从高通的竞争对手那里购买了CDMA芯片,高通则会收取了5%-7%的特许权使用费。高通甚至拒绝在没有专利许可的情况下提供用于技术集成和测试目的的样品。

手机厂商已经采购了高通的骁龙芯片,还必须要缴纳专利授权费,这让没有芯片研发和制造能力的手机厂商敢怒不敢言。并且,每卖出一部智能手机,手机厂商就得上交一部分钱给高通,因此这笔钱被称为“高通税”。高通也因此被称为“流氓”,“绑架”客户。

2019年,高通营收约243亿美金,其中QCT业务营收146亿美元,占总营收的60%,净利率低于20%;QTL业务营收97亿美元,占总业务的19%,净利率超过60%。

巨头之间的对抗

天下苦“高通”久矣。手机厂商们纷纷因专利授权费用的问题将高通告上法庭。苹果与高通间的专利诉讼战最引人注目。

2017年1月,苹果提起专利诉讼,提告高通反垄断,并暂停向高通支付专利授权费。两个公司在全球六个国家先后发起50多起诉讼。但由于苹果在2017-2019年间拒绝向高通支付专利授权费用,上述官司基本都以苹果失败告终。

2019年4月,高通和苹果宣布和解,双方达成一份6年期的全球专利授权合约和一份多年期的芯片供应合约。两家公司终止所有正在进行中的诉讼,包括与苹果制造商之间的诉讼。苹果向高通一次性支付专利授权费用47亿美元。

其他案件的结局也大抵如此:双方达成和解,以手机厂商补缴专利授权费告终。

暗流涌动 

虽然手机厂商们被迫与高通签订“不平等条约”,但高通的霸主之位并非稳如磐石。2019年,高通登顶全球手机芯片厂商市占率榜首。但与2018年相比,市占率下降了15%。而联发科市占率从14%上升到24.6%,提升了10%。

当年看起来最有可能挑战高通的是华为。 

美国政府的一纸禁令,将高通与华为的较量按下了暂停键。禁令要求,任何企业供货含有美国技术的半导体产品给华为,必须先取得美国政府的出口许可。

华为曾将希望寄托于联发科身上,紧急向联发科追加了1.2亿颗芯片的订单。但联发科的芯片主要供货于华为供应链内的中低端产品。华为高端芯片最好的替代品是高通的骁龙8系列旗舰芯片,为了生意,因此有了文章开头提到的华为、高通和解。

为了继续跟华为做生意,高通一直在努力游说美国政府,希望获得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允许高通向华为5G手机供应芯片。据高通的说辞,美国的禁令实际上是将一个年销售额可达80亿美元的市场拱手让给了海外竞争对手,比如联发科、三星等。

原文标题:高高在上的高通

文章出处:【微信公众号:STM32嵌入式开发】欢迎添加关注!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haq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收藏

声明:本文内容及配图由入驻作者撰写或者入驻合作网站授权转载。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电子发烧友网立场。文章及其配图仅供工程师学习之用,如有内容图片侵权或者其他问题,请联系本站作侵删。 侵权投诉

相关话题

评论(0)

加载更多评论

分享到

QQ空间 QQ好友 微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