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万+工程师在用

400万+工程师在用

英特尔制造遇阻,Gelsinger一己之力能否力挽狂澜?

电子说

5011人已加入

描述

1月13日晚间,英特尔传出重大人事变动。现任首席执行官Bob Swan于2月15日卸任,该职务将由VMware首席执行官Pat Gelsinger接任。在外界看来,Swan的下台以及Gelsinger的上台,更多的是寄望于后者能够解决英特尔的制造危机。

制造遇阻

台积电、三星和英特尔是目前全球芯片制造业的三大巨头,它们在资本支出上疯狂加码用以研发,并在推动摩尔定律的发展上功不可没。在此前的数十年内,英特尔都是芯片制造技术领域的领导者,甚至于台积电多年来也一直仰视英特尔的技术领导地位,其内部曾有一个长期存在的信条:“永远不要低估英特尔”。

然而,随着技术的迭代和摩尔定律的发展,英特尔对芯片制造工艺愈发力不从心,在面对台积电和三星这两位竞争强敌时逐渐失去了制造优势,它的领先地位正在发生逆转。

2020年7月,英特尔宣布最新的7纳米芯片制程遇到新问题,量产要延后至2022年下半年,导致股价暴跌16.24%,市值蒸发41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911亿)。以至于在当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首席执行官Bob Swan表示,英特尔将考虑将其一些最先进芯片的制造业务外包。

英特尔制造遇阻,Gelsinger一己之力能否力挽狂澜?

在英特尔7nm制程难以满足市场需求,并开始考虑外包给台积电和三星的时候,其竞争对手正逆势而上。同期,台积电的5nm制程已经开始量产,并预计2021年5nm产能将达到18万片,超越7nm。

虽然Swan在会议中说,英特尔将这一决定视为“实力的象征,而不是软弱的象征,这使我们能够更加灵活地做出决定,在哪里决定最有效的产品制造方式。”然而,此番说辞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怎么解读都略显苍白。

设计折戟

在制造领域失去领先地位的同时,英特尔在设计领域也面临着折戟之危。

一方面,老对手AMD通过外包台积电,在“更小、更节能”的芯片竞赛中领先了英特尔一个身位,从而蚕食到更大的市场份额。2018年末,全球芯片市场从14nm过渡到10nm,由于为10nm的生产让路,英特尔14nm芯片的存货出现问题。当时,AMD果断将芯片生产外包给台积电,存货相对充足,趁着英特尔的失误,一举抢占了大量市场。

另一方面,使用由ARM许可技术的芯片迅速崛起,英特尔的设计客户正在不断流失。苹果和亚马逊等公司正在使用支持大多数智能手机的ARM技术来设计自己的芯片,跟英特尔芯片说了再见。

2020年6月,苹果宣布旗下Mac电脑未来将放弃英特尔芯片,转向公司自研芯片。从 2005 年以来,苹果一直采用基于英特尔 x86 架构的 CPU 处理器。但英特尔在最近数年时间里一直在制程方面“挤牙膏”,性能提升缓慢。此前测试显示,其低功耗的 i3、i5 处理器性能已经被苹果 A 系芯片赶超。而苹果一直在 Mac 中测试基于 ARM 架构的芯片,其性能比英特尔替代品有很大的提升。这也是苹果转向自家芯片主要原因之一。

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选择基于ARM自行设计芯片,英特尔会失去一个又一个的苹果。一些行业高管和分析师表示,英特尔除了自己的设计外,还应该开始提供基于ARM的新芯片。

也因此,激进投资人Third Point LLC上个月给英特尔董事会发了一封信,要求英特尔考虑分拆芯片设计和制造业务,因为竞争对手AMD、高通和英伟达将制造业务外包给了台积电和三星。

Gelsinger一己之力能否力挽狂澜?

在危机重重之际,Swan的下台以及Gelsinger的上台,也意味着英特尔CEO的背景从财务型向技术型大转变。

Swan是英特尔唯一一个财务出身的CEO,更善于从财政角度看待问题。在转正CEO之后,Swan在英特尔成长道路上举行了多方面大刀阔斧式的转变,比如砍掉5G基带业务、拍卖约8500项与蜂窝网络连接有关的知识产权专利、砍掉NAND闪存业务,这些操作都有着实时止损、快速变现的意味。

而与财务背景、一直被诟病不懂技术的Swan截然不同的是,Gelsinger是完全的技术出身,这或许会使其更专注于英特尔的技术领先。Gelsinger现年59岁,翻开Gelsinger的履历,18岁从技术学校毕业就进英特尔工作,然后半工半读在斯坦福大学继续进修,一直工作了30年,直到2009年离开。在英特尔任职期间,Gelsinger曾领导过十几个微处理器项目,并成为首任首席技术官。

如此耀眼的工作履历,让外界对其一致看好。外媒认为,Gelsinger拥有技术know-how和丰富的内部治理经验,这是他在英特尔扭转局面所需要的。作为一名前芯片设计师,Gelsinger了解英特尔产品的复杂工程。作为VMware前CEO,Gelsinger将公司转变为云基础设施,企业移动性和网络安全领域公认的全球领导者,并几乎使公司的年收入翻了三倍。“他拥抱了云计算热潮,这股热潮正重塑英特尔最重要的市场。”外媒如是评价。

对于Gelsinger的任职,英特尔董事会独立主席Omar Ishrak表示,“经过深思熟虑,董事会得出结论,现在是改变领导层的正确时机,希望Pat Gelsinger的技术和工程方面的专业知识帮助英特尔渡过转型的关键时期。董事会有信心Pat Gelsinger及其团队将确保英特尔更加有效的执行公司战略,以巩固其产品领导地位,并抓住机会将英特尔从CPU过渡到多架构XPU的公司。”

可以看出,不管是外界还是英特尔内部都对Gelsinger寄予厚望。然而,英特尔现在面临着至少是十年来的最大危机,Gelsinger要重建领导方式,让公司再次伟大,这无疑是一份无比艰巨的任务。重回英特尔,Gelsinger首先就要面临两大难题:对手卖的产品比英特尔好、大客户自己在研发半导体。

因此,华尔街日报认为尽管英特尔临时撤换CEO,从许多其他方面而言,这家曾一路领先市场的芯片大厂短期内仍难以重拾往日荣耀。华尔街日报指出,Gelsinger接手的烂摊子是无法立即修补解决的。英特尔在芯片先进制程的“关卡”早在Swan上任前就已发生,而且问题日益变得严重。

英特尔是否应该继续保持设计和制造运营,以及是否应该分拆一些失败的收购交易?这都是外界关注、Gelsinger上任后亟需应对的难题。

最新的消息是,英特尔预期1月21日举行第4季财报会议,届时将更新有关是否决定委外生产的计划。Swan也会继续担任执行长直到2月15日,代表英特尔在下周宣布的计划,也可能影响新CEO在短期内的路线。

结语:回顾英特尔的发展历史,为了兼顾设计和制造,现在反倒同时失去了两者的领先优势。积重难返,英特尔如今的困境或许不是靠Gelsinger一己之力就能力挽狂澜的。英特尔未来何去何从,Gelsinger能给出一个最佳的答案吗?
        责任编辑:tzh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电子发烧友网

收听电子行业动态,抢先知晓半导体行业

全部0条评论

快来发表一下你的评论吧 !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