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正挤身电子书:“文房”不能只是硬件

电子发烧友网工程师 发表于 2009-12-21 17:25:46 收藏 已收藏
赞(0) •  评论(0

方正挤身电子书:“文房”不能只是硬件

电子发烧友网工程师 发表于 2009-12-21 17:25:46

方正挤身电子书:“文房”不能只是硬件

 方正集团高级副总裁、方正科技董事长方中华最近很忙,为了“文房”,有一大堆合作要谈,对象包括出版商、手机厂商、个人作者。

    类似于亚马逊的Kindle,方正的移动阅读终端“文房”被视为方正集团继激光照排后的“二次革命”的排头兵。

    12月9日,方正集团和上海张江集团宣布联合投资2.85亿元组建数字出版公司,合作项目包括移动阅读终端研发、图书门户运营以及数字复合出版技术项目。

    在方正看来,“文房”宛如一个窗口,凭窗远眺,方正在激光照排、数字出版上的长期积累有了新的意义。

    抢进电子书

    自从亚马逊去年下半年推出的Kindle在美国市场热卖后,电子阅读市场旋即迅速升温,国内不少厂商均跃跃欲试,汉王电子书已经推向市场,盛大、当当已完成移动阅读终端的立项。

    方中华对记者表示,方正“文房”阅读器的立项时间并不长。2009年年初,亚马逊Kindle声名正盛时,方正决定投资移动阅读终端的研发与销售,并将其命名为中国味十足的“文房”。在方正立项之前,国内“汉王”已经立项研发“电纸书”,并早于方正在国内市场推出产品。

    尽管如此,方正涉足移动终端阅读领域的时间甚至比亚马逊还要早。据方中华透露,2003年,方正曾向市场推广出一款移动终端阅读器,当时的产品使用LCD屏,能耗高,不能长时间使用。

    从当时试水移动阅读终端受挫,到此番卷土重来,缘于环境的变化和技术的进步。目前,“文房”等电子书用户的电子墨水屏成功的解决了能耗和使用时长等问题。方中华举着手中的“文房”对记者说:基于电子墨水屏的文房能让用户阅读6000页、约20本书。

    方中华说,现在的移动阅读终端除了使用时间长之外,至少有三个特点:一是显示完全模仿纸书,白纸黑字;二是对眼睛没有伤害;三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特别是3G的发展,让移动阅读终端可以通过移动互联网获得更多应用与服务。

    方中华介绍说,方正与中国移动旗下卓望公司合作,文房内置TD无线模块,可以在线下载图书。读者可以从网上“书城”中下载,“书城”的内容资源来自于方正集团旗下网站番薯网。完成下载的图书存于“读库”之中。“书城”及“读库”中的图书均可按作者或书名搜索。

    除了书城之外,文房可接收新闻,包括早、中、晚报;以及可接收股市资讯,包括要闻、行情、排名、大盘等共计10类信息。上述两类信息由文房后台通过移动互联网向文房终端推送。文房均与CP(内容提供商)合作,新闻与资讯来自各大媒体与专业机构。

    用户除了读书外,还可以写笔记、制作剪报、发表评论。笔记存于终端内,评论发表后会上传到番薯网,并能通过文房终端查阅,方正还会通过技术后台,以月为周期,汇编成书。对于“书城”中暂时没有的书,读者可以预订,方正在一定时间内帮助解决。

  “文房”不能只是硬件

    方正十分看重文房,但其并不是把所有的精力都倾注于硬件销售。方中华说,如果只卖终端,那跟卖笔记本、电脑等硬件产品没有区别,低利润,低创新。

    2001年,方正集团董事长魏新提出方正要“持续创新”。很显然,持续创新不能吃“激光照排”的老本,而是向网络出版转型。2007年,云计算备受关注,PC互联网已不足承载方正的愿景,网络出版被修正为电子出版。方中华说,电子出版覆盖更多终端和更多读者。

    作为上述“创新转型”的注脚,2001年,方正成立方正电子有限公司数字内容事业部。2006年,该数字内容事业部更名为方正阿帕比公司,为出版社、报社、期刊社提供数字出版和发行技术解决方案。目前,中国80%以上的出版社在应用阿帕比技术及平台出版发行电子书。

    方正提供的资料显示,阿帕比每年新出版电子书超过6万种,300多份报纸应用阿帕比技术发行数字报。

    同时,方正还推进数字图书馆计划。方正从出版社获得图书数字版权,打包售卖给学校、公共图书馆、教育网、政府部门等机构,学生、教师、政府官员等读者可以通过局域网访问。方正提供的资料显示,目前有超过3000家机构加入数字图书馆。

    2007年,方正推出“爱读爱看”网站,打造数字报纸阅读社区。方中华说:目前,“爱读爱看”已经成为最大的中文读报社区,提供300多份数字报纸供读者订阅。方中华介绍,目前,该网站的注册用户超过百万。

    今年7月,方正推出番薯网,意在打造中文图书门户。方中华介绍:番薯网上有超过50万册有版权的电子书,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正版中文电子书库,用户可以通过该网站购买到自己喜欢的电子书。

    方中华认为,方正在电子出版方面进行了长达九年的技术积累、内容布局和商务模式探索。特别是内容方面的布局,缘于激光照排时代与报社、出版社、杂志社的合作,拥有了较全的中文电子图书、杂志、报纸资源。

    作为IT服务商,方正就是把这些电子化的内容推向电脑、手机、移动阅读器(文房)等各种终端。

    方中华透露:方正目前正与诺基亚等手持终端厂商谈判,在诺基亚手机预装阿帕比阅读软件。通过这个软件,方正会把现在文房上的服务推给手机用户。方正甚至不排斥与汉王这样的竞争对手合作,番薯网平台上的数字化内容就已部分授予汉王电纸书使用。

   “技术+内容+通路”

    文房每款售价4800元,而汉王电纸书、亚马逊Kindle售价均在2000元以下,因此前者被质疑价格太贵。

    方中华认为,这是对文房的不了解。文房除了硬件终端外,还包括其他多种服务,比如三年流量费、新闻订阅、在线图书下载。他掰着指头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硬件成本约2000元;流量费包月,以每月20元计,三年720元;新闻订阅每月10元,三年360元;在线图书下载,一本5元,下载500本,也是2500元。

    方中华说,算来算去,文房的利润并不高,但他强调,现在的目的不为赚钱,主要任务是培养阅读习惯。

    在商业模式方面,方正也希望有所突破。比如,用户通过番薯网下载电子书,每本价格在4-6元之间。价格由出版商与方正协商制定,双方要么分成,要么由方正一次性买断。方中华说,大的出版商看长远,多采取分成模式;小出版商重短期收益,多一次性买断。

    让方正苦恼的是,出版商对新模式仍犹豫观望,他们担心电子书的销售会影响线下纸书的销售。另外,版权问题的复杂性也困扰着方正。作者与出版商之间的协议各不相同,有时候作者将电子版、纸版的版权都卖给了出版商;有时候出版商却只有纸版版权,为了获得电子版权,方正还必须与作者签约。此前,谷歌的数字图书馆计划也曾遭遇同样的问题。

    电子图书销售渠道多元化让版权授权越来越复杂,未来,这样的问题也会在电子报领域产生。

    尽管破局艰难,但方中华认为,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媒体信息将在更多终端上获得更完美的展示,html或WAP格式一统天下的格局将被打破。html或WAP格式的缺点让媒体碎片化(将完整的报纸拆成单独的文章),展示方式不精美。

    方中华认为,在电子书市场,只推硬件的模式会很快死掉一大批,剩下的只有几家。而这几家必须具备“技术+内容+通路”的完整商业价值链。

收藏

相关话题
文章来源栏目
+关注

评论(0)

加载更多评论

参与评论

分享到

QQ空间 QQ好友 微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