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哲学的大数据可以改变世界?

发表于 2018-04-08 07:22:00 收藏 已收藏
赞(0) •  评论(0

数字哲学的大数据可以改变世界?

发表于 2018-04-08 07:22:00

不知道毕达哥拉斯穿越到两千多年之后发现基于其数字哲学的大数据可以如此改变世界,他会作何感想。

古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曾说,万物的起源是“数字”。

数字和数学与万物的起源有什么关系呢?在他看来,探讨万物起源这个问题上,形式比质料占有优先地位。在他之前,最先思考这一哲学问题的哲学家认为万物起源是火、是水,亦或是气,但无论什么,都是有形可见物质。直到毕达哥拉斯,他认为事物的外在存在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这些东西怎样才能被认知,如果没有数字、数学的概念,人不仅不可能沟通,就是连基本的认知都很困难。

数字哲学的大数据可以改变世界?

作为崇拜数字的始祖,毕达哥拉斯如果目睹现代人对数据的崇拜应该多少有些欣慰,数字联通世界似乎正在践行着他的古老哲学。

然而,大数据对于现代人的生存发展来说究竟是否是好事情,或还值得商榷。即使也有悲观的物理学家科学家警告人类会被人工智能毁灭,但因为目前来看人工智能所能进行的操作实在有限,很少有人较真。不同于人工智能,现今可以实现的大数据处理技术已经没有需要克服的门槛,正因此B2B,O2O等需要大数据和互联网化的商业形态才能够迅速落地。然而,在人们享受大数据分析和数据互联所带来的好处的同时,也潜藏着深刻的隐患。

2016年12月,美国并没有迎来第一位女总统,以爱发布推特闻名的特朗普荣登总统宝座,这让很多人大跌眼镜,更是给了自认为有着数据统治权的传统媒体一记响亮的耳光,因为它们大多数在从正规渠道获取了信息后做出了错误的预测。而就在比纸牌屋更离奇的“通俄门”还未定音,Cambridge Analytica利用Facebook影响大选的事情又炸开了锅。这还不算,那段流传在网络的视频,曝光出这家公司能够通过数据分析无所不能,甚至作恶多端。

事实上,在Facebook走上风口浪尖之前,人们更加惧怕的是谷歌。在拉里·佩奇希望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改造世界的美好愿景下,人们似乎并没有被他的“教义”所吸引,更愿意相信的是,这些基于数据的商业帝国只是崇尚原始资本积累和以自由主义匿名另一群新兴资本家而已,甚至给它贴上标签:罔顾人权,与情报部门合作,出卖用户信息的“数据章鱼”。

这样的说法确有其理。尽管与传统的剩余价值产生于生产和销售环节不同,互联网科技公司的商业模式是通过数据处理吸引精准的广告投放,从而让信息流通的价值得以变现。它与传统媒体最大的区别在于因为双向互通性所以获取了客户信息,从而可以进行行为分析,而大部分传统媒体因为传播的单向性不能实时获得用户的真实信息和行为状态,即使进行客户调查,也会因为想法和行为的偏差而产生信息失准。正是因为对手的弱势,给了众科技公司可乘之机。

收藏

相关话题
文章来源栏目
+关注

评论(0)

加载更多评论

参与评论

分享到

QQ空间 QQ好友 微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