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传统通航产业 无人机智能通航时代将到来

天津机器人 发表于 2018-04-11 09:55:26 收藏 已收藏
赞(0) •  评论(0

颠覆传统通航产业 无人机智能通航时代将到来

天津机器人 发表于 2018-04-11 09:55:26

4月9日,商用无人机方案供应商一飞宣布完成近亿元新一轮战略融资。本次融资由“航天国家队”中航信托控股有限公司领投,资金将支持一飞新一代商用无人机飞行控制技术研发、及国际市场智能航空产业的整合、布局。

一飞智控(天津)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一飞)此次获得“国家队”投资,标志着一飞作为中国首家覆盖商用整体产业链的无人机民企,得到了国家层面的高度认可和关注,一飞也由此正式晋升至国家队行列。

无人机行业进入整合状态

自打2015年无人机火起来之后,泡沫就一直存在,“虚火”过旺,但“资本寒冬”论也始终如影随形,随着资本的逐渐理性和市场的不断分化,2017年下半年其实就开始挤泡沫了,拿到融资的初创企业并不多;2018年是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一年,很多项目将逐一落地执行;AI、大数据、云计算成为新时代标签,无人机行业以包容的姿态吸纳一切先进技术和理念。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一飞创始人齐俊桐表示,当泡沫逐渐崩坏,之前估值过高、远远偏离价值的现象将趋于正常,这个时间就是整合期,也就是说,这才“有机会”让无人机行业进入整合状态。

以一飞为例,在整合初期,更趋向于纵向整合,即产业链上的企业通过对上下游企业施加纵向约束,使之接受一体化或准一体化的合约,通过产量或价格控制实现纵向的产业利润最大化。

在接受宇辰网采访时,齐俊桐表示,一飞将以全球化视野和开放理念,以空中自动驾驶技术作为核心出发点,通过投资、并购吸收欧美通航强国在传感器、发动机、飞行器设计、加工、制造优势,持续引入中国市场,打通全球智能航空上下游产业链,抢占全球下一代智能航空的制高点。

此次获得巨额投资也是一飞实现产业链整合的有力支持,而这不仅仅是资金上的支持,还有资源上的便利。中航信托融资项目负责人宋路就此表示,我们将支持一飞通过投资、并购等方式进一步整合上下游产业链,向国际一流航空企业迈进;同时将进一步协调中航工业的资源,通过互惠互利深入合作,共同为中国无人机及通用航空的发展做出贡献。

空中市场被低估,无人机弯道超车

经过一轮又一轮的优胜劣汰,存活下来的无人机企业都“壮实”起来,各个应用领域也都出现了一两家领军企业,但梳理一下不难看出,这些壮大起来的企业,都有技术作为核心驱动力。一飞也不例外,一飞核心团队自2004年起开始核心技术的积累,率先提出为无人机造“大脑”的概念。在成就了多个国内商用无人机应用的第一次之后,于2015年在天津开发区正式成立一飞智控(天津)科技有限公司。

MQ-300无人直升机/图 来源一飞智控

“一飞成立之初,就是瞄准商业无人机领域来定位和拓展相关产业链条的。目前,一飞已成为国内空中无人化作业及方案解决商的领军企业之一。”齐俊桐透露,以农业植保为例,在2017年的农业作业季里,搭载一飞自主研发的高可靠、稳定飞行控制系统的无人机已为超过百万亩作物喷洒药剂,使用喷剂近千吨,云平台获取1.6亿条有效数据,为北至黑龙江、南至海南的农业作物撑起了一道保护伞。

中航信托融资项目负责人宋路也表示:“一飞团队拥有超过十年以上在飞控系统方面的研究和实践经验,是一个成熟和经历过验证的成熟研发技术团队,产品和技术平台已经具备了领先优势和市场成果。同时,其遵循市场和技术发展趋势,搭建了完整的团队体系和业务发展战略,这也是我们看好一飞的重要原因。”

齐俊桐进而表示,这次投资更多的是产业战略上的投资,目前空中市场还有很多未被开发,远远被低估,因为无人机不仅仅是see(看),更是do(做),这一部分需求还有待进一步挖掘。他甚至认为,很多传统制造企业并未抓住通航的发展机会,而空中自动驾驶技术的迅猛发展,将让无人机在通航领域实现弯道超车。

颠覆传统通航产业,智能通航时代将到来

通常来说,颠覆性公司往往来自行业外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曾在一次与凯文·凯利的对话中提到,真正的颠覆来自大家不注意的地方。因为要试图改变、要颠覆的一定不是现在大家所看到的同一个产业,这个产业已经有重兵把手,很难完全从同一个路径上挑战,甚至也没有必要。但是一定会从大家不注意的地方,从另一个角度解决用户很大的需求,可以利用一些科技的创新,利用终端的一些变化,甚至是与传统领域结合,这些都是很有可能的。

齐俊桐认为,传统的通航领域也将被外围企业颠覆,并向智能航空转变。齐俊桐说:“当前通航飞行器有30%-40%的成本是为驾驶员设计的,在智能化的今天,这部分的价值越来越弱。”一飞的大型飞行器的无人化改造项目就是去掉这无价值的部分,大幅度提高作业效率,同时降低成本。

而一飞在农业领域的应用,也是基于这个目的。“农业是个成熟的市场,完全市场化,规模又很大,同时对技术有一定的门槛要求,成本相对较低,在管控上又得到了国家的大力扶持。”齐俊桐认为,农业是个适宜培养队伍和技术的战场,既能锻炼出一支理论与实践都丰富的队伍,又能大量积累飞行的小时数,提升控制算法,使空中自动驾驶技术进行快速迭代。据了解,仅2017年,一飞的产品就累计飞行了20万个小时,这是大型通航飞行器没有的优势。

利用农业积累的技术经验,提升“空中自动驾驶”这一核心技术,将有力地推动一飞在通航领域的进军。

此外,众多国内无人机厂商,生产研发的无人机有效载荷一般在100公斤以下;在十吨级别以上则常年盘踞着波音、空客等传统通航企业,像波音737和空客320这种典型的单通道客机,起飞最大重量大概是50-80吨的范围;但在中间的100公斤至吨级空中智能驾驶领域,市场近乎空白。

MQ-300无人直升机/图 来源一飞智控

从技术角度来看,想要切入这个万亿规模的市场,一个途径是正向研发,从零开始研发、生产、测试一架符合载荷、动力、舵机的整体,这需要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不可想象;另一个相对简单的途径是逆向开发,对市场上成熟的有人机型进行无人化改造,将飞行员和一部分载荷重量替换成飞控和其他设备。

齐俊桐表示,要想颠覆传统的通航领域,有两种技术存在可能性,首先是做控制的,也就是齐俊桐反复强调的空中自动驾驶技术,将率先打破传统通航的壁垒,促进这个行业的发展;然后是大数据、云技术,将成为下一阶段的发展助推剂。

由此我们看清楚了一飞的意图:以吨级空中自动驾驶为核心技术壁垒,在农业、物流等商业领域进行验证、数据积累、快速迭代,进而将技术反哺大型飞行器,向智能航空领域发展,从而颠覆传统航空业。

随着本次融资的完成,一飞同时发布了新的战略计划:成立高性能大型无人机设计研发部门“Z事业部”,用智能化的技术改变传统通用航空市场。

“我们通过引进、吸收发达国家通用航空设计、生产、总装技术,正在研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大载重、长航时的无人机整机系统,进军吨级‘大运输’领域,让中国在通航产业2.0中占领产业制高点。”齐俊桐说。

除了上下游产业链的整合,一飞还将引进大量的人才,尤其是技术人员,不仅是无人机方面,还有无人车自动驾驶相关的人才,毕竟这方面的技术是相通的。

对于这次融资后的战略方向,齐俊桐表示,一年内建立相对全系统的产业链,弥补一飞在飞行器设计、生产制造方面的短板;预计在三年内,整合通航领域的资源,完善不同类型的飞行器,包括固定翼、复合翼产品,并且在航电系统、发动机方面完善布局。此外,按照齐俊桐的设想,一飞也将从设备生产商向通航运营商转变。

收藏

相关话题
文章来源专栏
+关注

评论(0)

加载更多评论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分享到

QQ空间 QQ好友 微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