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的转型认知与华为工业4.0

工程师5 发表于 2018-05-16 17:51:00 收藏 已收藏
赞(0) •  评论(0

任正非的转型认知与华为工业4.0

工程师5 发表于 2018-05-16 17:51:00

近年来,以信息通信技术(ICT)与制造业深度融合为核心的新工业革命正在加速孕育,美国称之为“再工业化”,日本称之为“工业智能化”,德国则称之为“工业4.0”。

工业4.0的出现引发了巨大的变化,其将ICT和生产制造深度融合,重新定义了制造业。工业4.0通过物联网技术,改变生产和消费的全过程。除此之外,工业4.0也在能源、车联网、物流等领域产生巨大的影响力,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甚至人类对于存在的认知。

自2014年10月李克强访德,并发表《中德合作行动纲要》以来,“工业4.0”的概念在我国迅速走红,一时间,“工业4.0”“智能制造”的战略地位迅速提升。而《中国制造2025》是在借鉴德国“工业4.0”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中国版工业4.0,与之不谋而合的是,对于国内工业的转型升级,工业和信息化部早在四年前就开始筹备未来十年期的《中国制造2025》发展规划。如今,这项规划主要围绕我国工业有待加强的领域进行强化,力争使我国在2025年从工业大国转型为工业强国。

华为作为德国汉诺威消费电子、信息及通信技术展连续5次的参展商,已推动华为和德国工业界在工业4.0方面的深度合作。华为将在慕尼黑建立“德国工程能力中心”,充分利用德国在人才、技术和研发等方面的优势资源,提升华为在整机及硅光制造、自动化与智能机器人、测试、实时供应链管理等领域的能力。

任正非的转型认知与华为工业4.0

任正非的“转型认知”:中国企业要逐步开启工业4.0

任正非作为华为的领袖,对企业的走向、布局都产生着深远的影响。对于产业互联网时代,工业4.0概念被炒得火热之时,任正非却很冷静的看待着这个新型工业转型期。

“不要妄谈工业4.0,工业自动化的堡垒还没跨过。”任正非说:“中国应该按步骤走进新的未来时代,这个时代叫人工智能。首先,要强调的是工业自动化,再到走进信息化,最终才能智能化。中国走向信息化还需努力。中国的工业现在还没有走完自动化,还有很多工业半自动化都做不到。在这个阶段,工业4.0的方案,已超前了社会实际,最后还将成为‘夹心饼干’。所以中国企业要踏踏实实地迈过工业自动化。”

从任正非看来,中国的工业4.0进程需按步骤进行,不可能一步迈入新时代。很多企业还要思考一个问题,企业、团队能否掌握信息革命的工具,能否攻克工业革命的堡垒?

华为的“工业4.0”:重点定在智能车间和机械信息化

工业4.0在华为的眼中,其核心是云计算、大数据和物联网,本质是企业生产系统与IT系统的深度融合,华为将自身的工业4.0的转型,聚焦在智能车间和智能工程机械等行业。在工业4.0的转型中,华为从中获取了较大的收益:在业绩方面,企业业务收入较上一年增长约27%,其中,中国区新增销售收入超过13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达40%。

在华为看来,工业4.0的提出,主要是为了提升行业效率和竞争力。工业4.0的推进,将逐步驱动行业核心领域开放,通过嵌入式技术、网络技术、云数据中心和安全数据交换,实现多个设备之间、多个工厂之间的协作,从而实现产业集群,以集群化的优势去提升竞争力。在未来的工厂中,工业4.0的解决方案就像搭积木一样,考虑在广泛实现智能互联的基础上实现系统的弹性,根据实际需求,快速地通过组件来构建和优化。

智能车间:作为工业4.0的解决方案中的核心组件,其通过采用网络化的分布式生产设施,组合成智能化生产系统,实现智能化生产过程。在智能车间中,主要涉及整个企业的生产物流管理、人机互动以及3D技术在工业生产过程中的应用等。

为了实现智能车间和智能生产,需要考虑对现有工厂的设备进行智能化改造,采用有线、无线一体化的网络打破生产网络和办公网络之间的屏障。在此过程中,需要重点考虑设备和网络开放带来的安全风险,提供端到端的安全保障。

华为的智能车间解决方案采用多种网络技术,将短距无线通信和广覆盖无线通信之间有效配合,也将无线网络和有线网络融合起来实现无缝的接入,最终统一智能车间的网络,有效地保障设备与设备之间、设备与制造云数据中心之间的数据交换,为智能车间提供网络基础。同时,华为能提供面向服务的、可弹性扩展的一体化制造云解决方案,为制造业的大数据分析、存储及计算提供强有力的ICT基础设施保障。

工程机械:作为制造领域的一块庞大市场,正面临着向服务型转变的巨大机遇。目前欧美发达市场上,工厂机械的服务销售占比高达70%,而以中国为首的亚太区域,工程机械的服务销售占比只有30%。在工程机械向服务转型的过程中,预测性维护是当前的热点,其将工程机械的当前位置、运行数据、运行状态实时上报给厂商维护中心,通过对故障进行建模和数据分析,为工程机械的高效率使用提供保障。

目前在中国,大部分工程机械已经实现了基于GPS的定位功能,厂商可以基于此功能对工程机械实现简单的定位和数据采集。但是要做到预测性维护,还需要提供更加实时的数据传输,在这方面,华为可以将工程机械设备上的传感网络、工程车辆的车载传感网络和运营商的无线网络、工程机械集散地的场区网络无缝连接在一起,并通过统一的物联网连接管理平台,对终端、传感器进行有效管理,确保数据连接的可靠性。

任正非的“互联网思维”:华为≠手机

对于企业互联网时代,任正非有一个基本观点:“一定要相信汽车必须是汽车,金融必须是金融,豆腐必须是豆腐……”然而对于华为,任正非则提出了一个重要的理论:要让桃子树上长西瓜。即这棵桃子树上一定要结西瓜,不能就只结桃子这一种商业模式。因为桃树的树干,就是公司共同支撑平台,根状要分不同客户去汲取不同营养。

如今,一提到华为,世人第一想到的是手机。然而手机只是华为的一个业务版块,秉承了华为的管理体系,运营体系,和华为的文化,贡献了有目共睹的成绩。但是现在外界有一个错误的理解,把华为和手机划等号。华为不是手机,华为的手机也不是“荣耀”,因为“荣耀”在华为互联网这块业务中只占销售额的10%,华为真正的业务在ICT,在云、管、端。

同时,任正非认为:“华为是不是互联网公司并不重要,华为的精神是不是互联网精神也不重要,最重要的在于这种精神能否保证企业活下去。”针对互联网时代,任正非提出了“五要”:

“要坚持自己的优势不动摇,还要继续前进,这就是‘宝马’:积极关注‘特斯拉’,学习‘特斯拉’的优势所在,华为积极看待世界的变化,一旦出现战略性卡点,千军万马压上去。”

“要延续性创新,继续发挥自己的优势。小公司容易颠覆性创新,但华为不要轻言颠覆性创新。”

“要持续走向开放,只有开放才能获得战略卡点,占据了战略点,就能获得更多支持,失去战略点,只能无路可走。”

“要通过自我否定、使用自我批判的工具,勇敢地去拥抱颠覆性创新,自我批判是拯救公司的最重要的行为。在充分发挥存量资产作用的基础上,也不要怕颠覆性创新砸了金饭碗。”

“要坚守持续努力的象龟精神,华为的这种乌龟精神不能变,华为不需要热血沸腾,因为它不能点燃为基站供电。华为需要的是热烈而镇定的情绪,紧张而有秩序的工作,一切要以创造价值为基础。”

金融资本:助推工业4.0快速实现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由于技术的创新,导致了传统的价值创造体系发生根本性改变,从而推动了一个新时代的诞生。目前的工业4.0时代,也是所谓第四次工业革命,技术创新和金融资本将在工业4.0时代扮演核心驱动力的角色。

近期我国工信部提出的“两化融合”以及“两化深度融合”,其目的在于促进实现自动化和信息化在工业企业的深入应用,实际上就是在加速我国制造业的工业2.0和3.0改造。对于大部分工业领域而言,充分利用自动化及信息化技术,可以改善经营绩效,也可以提升企业生产的产品竞争力的。

如今,中国还处于工业4.0时代的初期,也就是工业4.0技术应用的大爆炸的前期,虽然有大量的金融资本不断介入,但生产资本还比较缺乏,技术的应用模式还没有得到很好地证实,这需要真正具有远见的企业家做出英明决断,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方向,才可能把握工业4.0时代的发展机会。

收藏

相关话题
文章来源栏目
+关注

评论(0)

加载更多评论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分享到

QQ空间 QQ好友 微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