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联想黑幕——为何坑害中国华为,投票给美国高通

李倩 发表于 2018-05-15 09:26:35 收藏 已收藏
赞(1) •  评论(0

深扒联想黑幕——为何坑害中国华为,投票给美国高通

李倩 发表于 2018-05-15 09:26:35

深扒联想黑幕——为何坑害中国华为,投票给美国高通

这几天关于联想的争论热火朝天,在关于全球5G行业标准制定的投票之中,联想和他收购的摩托罗拉,都投票给了美国高通,导致华为惨败,行业标准控制权落在美国人手里,严重损害了中国利益。

但是联想出来辟谣,说这是2016年10月的事情了,而且我有投票给华为啊,投了足足2票,说我没有投票给华为,纯属污蔑,是谣言,属于混淆视听。

那么以爱国为标签起家的联想究竟有没有被冤枉,我今天就给大家深扒一下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用事实说话,然后交给大家自己去判断。

大家都知道,在互联网领域,素有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之说。也就是说,谁来制定行业标准,谁就具备了绝对控制权,这份利益表面上是属于单独某个企业的,实际上是属于整个国家共有的。

而在移动通信领域,其行业标准的制定同样非常重要,在2G时代,中国的技术能力就是渣渣,只能使用美国高通制定的2G标准,每年都要交给高通公司大笔的专利费。在3G时代,通过一代中国软件工程师的不懈努力,靠着国家拉拢的亚非拉等兄(pin)弟(qiong)国家的支持勉强成为三大标准之一,吊上了车尾。在4G时代,以华为为首的中国企业,砸下了无数的研发费用,仅华为一家10年卧薪尝胆期间的研发费用就支出了2400多亿人民币,付出巨大的心血之后,终于成为了世界先进技术,凭借烧掉的天量研发费,这才有了16年和美国高通争夺5G标准制定的底气。

那5G的行业标准究竟给谁制定呢,中美当然都希望是自家制定,不仅有大量的商业利益,还涉及国家安全的保障,所以矛盾难以调和。不过在移动通信领域,有一个行业协会叫3GPP,经过协商,所有的大企业大厂家同意进行一次投票,根据投票结果来选举,一旦结果落定就愿赌服输,不得反悔,否则会成为行业公敌。

2016年10月,投票正式开始,这次的行业标准控制权,分割为数据长码、数据短码、控制码三个领域的投票。纯就技术先进程度而言,在数据长码上,高通具有绝对优势,在控制码上,华为具有绝对优势。但是在数据短码上,高通华为各有优劣,难以取舍。数据长码华为是不指望了,技术劣势导致选票明显差距太大,但是数据短码如果能击败高通,那么华为就能拿下5G行业标准的大半壁江山,成为全球第一,这代表5G时代,是中国领跑的时代,美国退居二线,中国梦指日可待,中国制造2025将从华为在5G领域的胜出实现第一步。

在这次的投票中,所有的中国企业无脑支持华为,数据短码和控制码当然投华为,数据长码高通的明显更先进?没关系我还是投华为。哪怕是和华为在国内构成直接商业竞争的企业,这个时候都一致对外,甚至台湾的企业联发科和宏碁,也都把票给了华为。而美国的企业,则无脑站队高通,这并非技术决定一切,而是政治正确的需要。

但是联想却把自己的票投给了高通,不仅自己投了,连带自己收购控制的摩托罗拉的一票他也投给了高通,合计2票。也许联想觉得自己3个领域投票都给高通实在太露骨了,于是很鸡贼的选择了一个方案,高通占绝对优势的数据长码,2票全部投给高通,华为占据绝对优势的的控制码,2票全部投给华为,优劣难以区分的数据短码,选择弃权。

实际上,数据长码领域有没有联想的这2票,也会是高通获胜,控制码领域有没有联想的这2票,也会是华为获胜。而争议巨大的数据短码领域,联想选择了弃权,这实际上就是联想选择了全部弃权,他不想背负卖国的骂名,但是还想交好高通,所以就各投2票,然后关键战场弃权。

而联想弃权的结果是,数据长码领域高通碾压获胜,控制码领域华为碾压获胜,在关键的战场,数据短码领域里,华为以23比24票惜败高通,5G时代的领跑者,依然是美国企业高通,中国梦失败。

你没看错,就是23比24票,一票之差,联想拥有的2票全部弃权,没有投给华为。如果联想没有弃权,把这2票投给了华为,那么华为就是25比24险胜美国高通,成为5G时代领跑者,中国将控制5G时代大部分领域的行业标准制定,成为世界第一。为了交好美国高通而导致中国核心利益受损,这种行为,我称之为卖国求荣也不为过。

那为什么联想宁可冒着背负卖国骂名的风险,也要去干这种为人所不齿的事情,这就要从联想的发家史说起了。

1994年,中国把进口电脑的关税从200%降低到26%,一时间国外电脑汹涌而至,称霸国内市场。这个时候,联想成立电脑事业部,对外以民族品牌宣称,虽然联想的电脑核心部件全部购买自外国,充其量也只是一个装配工厂而已。但是联想毕竟是第一家国内的电脑品牌,是民族企业,于是各大政府部门、事业单位都会从联想采购电脑,消费者也喜欢支持联想,正如同今天全民支持华为一样。

凭借打爱国牌,联想成为了国内电脑品牌的龙头,压过了戴尔,打倒了IBM,甚至走出国门跨到国外,并购了IMB的PC部门,还收购了摩托罗拉。那个时候的联想,风华正茂,是中国民族企业的精神和希望,当年的联想在人们心中的地位,正如同今天的华为一样。

联想拿了一手好牌,尽享中国红利,如果能稳扎稳打,中兴华为甚至小米之流根本不能望其项背,只配当小弟,不可能超越巨无霸联想,曾几何时,机关单位里配置的清一色的都是联想电脑。

但是联想的股价却是一跌再跌,被香港交易所评为10年来表现最差的科技公司,打算在6月踢出恒生指数。为什么联想表现会那么差,别说华为中兴小米,就连港交所随便拉出一个科技公司,都比联想表现要强,其核心原因就是因为联想是贴牌生产赚取暴利起家,其销售靠的是购买国外核心元器件简单装配贴个牌,然后打爱国感情牌卖出去,极其不重视研发。10年来,联想累计投入的研发成本总共只有44亿美金,不足300亿人民币,而同期华为的研发费用合计2400亿。而在17年这一年,华为投入的研发费用更是达到了141亿美金,接近900亿人民币,一年更比一年加速,双方的研发投入和技术差距犹如天堑之别。

所以,当华为这种也能打爱国牌,而且愿意牺牲短期利润,投入更多的经费去研发技术的民族企业冒出来,联想自然就一败涂地了。而且更恶劣的是,联想利用国人的爱国情绪谋取暴利,欺骗国人感情导致信用大幅度丧失,被称之为美帝良心想。

网民给所有的科技企业都起了调侃的外号,但是起的外号都会是有缘由的,为何会给打中国爱国牌起家的联想一个美帝良心想这么不伦不类的奇怪外号呢?就算是批评联想不研发,靠贴牌以及贩卖爱国情怀赚钱,也应该给一个中华爱国想这样的称号吧。

给这么奇怪的称号,是因为联想在国内销售的电脑和国外销售的电脑,是两个品质。同一款产品,售往国外的明显性能更好,质量更稳定,这是专业技术员测试出来的。质量好也就算了,普通用户很难感受到差异,但是价格明显差距巨大,这就很离谱了,属于侮辱智商。

一款普通的联想电脑,在国外销售的版本不仅性能更佳,而且价格明显的要低,让人无法理解。而高端的联想产品,其售价差距更大,大到亮瞎眼的地步。

这么高的价差就导致了一个怪现象,如果找海外代购,运回来一款联想电脑,加上关税和运费,成本居然比直接在国内购买还要低,如果你因为爱国,为了支持国货去买联想电脑,最佳的选择是托海外代购在美国买,然后给你运回来,成本比你直接淘宝买还要低,所以在电脑届,联想喜提称号“美帝良心想”。

对美国人是够良心了,对中国人呢?中国人因为爱国情怀,愿意选择质次价高的民族品牌的热情就这么被联想年复一年的消费,一直到了消费殆尽的那一天。当其他民族企业也跑来分食爱国蛋糕的时候,联想因为技术欠缺,盈利就出现了巨大问题,开始变得岌岌可危,不管是电脑业务,还是手机业务,都一败涂地。

所以,这就导致了联想这一次投票给高通的冒险行为,为何联想愿意冒着被骂卖国的风险也要行此险招,因为爱国蛋糕已经不够联想吃了,他急需推出一款最新的顶尖技术产品来抢占市场,但是联想自己造不出来顶尖技术产品,华为也不可能给联想什么实质性的好处,但是高通可以。

根据从联想内部传出的消息,联想将跳过高通845,直接获得高通骁龙855芯片处理器的采购资格。一张内部传出的美国高通高级副总裁,美洲区销售总裁Mike Finley在联想内部与高层负责人合影基本证实了这一点!

目前的旗舰手机,高通835和高通845芯片是主流处理器,但是他们均不支持即将到来的5G时代,骁龙855是高通第一款采用7nm最新工艺生产出来的芯片,支持5G功能,7nm有多牛逼,看看中国如今连28nm的工艺都搞不定就知道了,相差至少3个时代,连美国人自己都要在明年初才能享受7nm工艺的产品。联想此次拿下骁龙855的首发采购权,很明显会成为中国第一家推出5G手机的厂商,甚至在全球市场,都将占据先机。联想的论坛和社区,已经开始为联想拿下7nm芯片代理权准备庆功宴了。

华为底子太差,就算砸下几千亿的研发费用,也仅仅是在编程方面追上了美国的步伐,华为你有芯片吗?你能造出7nm的芯片处理器吗?没有芯片,你拿什么去造5G手机!拿不出手机,你用什么去抢占市场!等高通三星联想都推出5G手机半年了你才拿到7nm芯片的供货权,黄花菜都凉了好吗。投奔高通可以获得稀缺的首发芯片供给,投奔华为有这个待遇吗?华为自己的芯片都不够用,靠美国高通施舍才有。美国高通会痛快的把最新芯片给竞争对手来抢占自己的市场吗?象征性的给一丁点证明我没歧视你,然后你等我把市场占领完了,芯片产能过剩了再批量拿货吧。

为什么华为、中兴、小米、OPPO、酷派这些在中国市场表现明显比联想好的企业,没有拿到高通骁龙855的首发采购权,而表现垃圾的联想却获得了珍贵的芯片,这明显和钱无关,和16年5G标准争夺战时候联想致命的倒戈一击让高通获胜,有非常大的关系。这种行为在解放前有个专门的词汇去形容,叫洋人买办。

联想靠爱国情绪销售贴牌电脑起家,发财成为国内霸主之后始终不注重研发投入导致被其他华为这样的民族企业超越,甚至在国内外销售同水准电脑的时候都无下限侮辱国内消费者智商。这次他在中美争夺5G行业标准制定的时候,靠卖队友给予中国致命一击,获得了美国高通的友谊,凭借这份友谊拿下了高通的最新芯片,中兴被美国掐断芯片供货给弄死了,华为也在被美国调查,给予各种限制拖慢其5G的发展步伐。所以凭借这批芯片货源,如果无人管他的话,联想将在5G时代,重新夺回市场老大的地位,这一点是可以预料的。

但是我这里可以告诉联想,不管高通骁龙855芯片的7nm工艺性能多么神奇,只要是含有这款芯片的联想产品,我一律不会去购买,我就算不用5G手机,也会等国产半年时间。

市值蒸发150亿美元,柳传志的投机主义才是联想集团没落的根源!

2018年5月4日,已经不年轻的联想被踢出了恒生指数的成份股。

至于原因,相信大多数人都是可以猜到的。那就是联想开始出现亏损了。

联想曾是 PC 电脑( 个人电脑 )全球市场份额第一厂商,港股上市,被选入港股的价格指标 “ 恒生指数 ” 的成份股,收购 IBM 旗下 PC 业务 ThinkPad,一时间风光无两。

但从五年前到现在,联想的市值已经蒸发近 60%,被外媒评为最差科技股。

从曾经的中国骄傲到如今城池尽失,弃如敝履。什么让联想越走越远,直到失去联想?

联想,失去联想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联想在每个人心中都有着无法替代的位置。

还记得上世纪90年代中期,当美国品牌环伺中国市场时,唯联想一枝独秀扛起IT行业民族品牌的大旗,令国人为之振奋。彼时,对于中国人而言,联想已不再是一家简单的公司,它更像是一支来自IT行业的国家队,其中所包含的情谊已上升到家国情怀的高度。

这一公众情绪到了2004年联想收购IBM PC业务后达到了顶点。在这期间,联想虽然当上了PC行业的老大,但无论是产品创新还是产品质量,并没有与其老大的地位匹配,它的进步并没有达到国人心中的高度。甚至在其接手Think Pad品牌后,各种质量问题不断,虽然大家还在依靠惯性选择联想品牌的产品,但每一次失望都会在心里积聚起怨恨。

当中国进入到移动互联网时代,本该借此壮大山河的联想却不可思议地浪费掉诸多机会,用户在心中的积怨终于爆发,最终这种由期望带来的失望变成了口诛笔伐和饭后消遣。

从当年的依靠运营商渠道获得移动先机,到互联网手机时代疲态初显,再到今时今日砍掉无数业务被逼走上MOTO单品牌战略的道路,联想移动走过了一个过山车般的人生。

谩骂、失望、遗忘,曾经在IT领域叱咤风云的大佬,如今陷入到重重危机中。但对于联想而言,最大的危机或许并不是危机本身,而是看见了危机,却无解决之道。

有人认为这是柳传志的错,而非杨元庆的,或者至少应该各打五十大板。他们认为,那位七十多岁的老者应当为联想集团这个烂摊子负起责任来。

著名的IT评论家方兴东先生是此观点的主要代表。也有一些人,在杨元庆位置最岌岌可危的时候,突然对柳传志进行了定性,认为柳传志是联想集团深陷泥淖的“罪魁祸首”,杨元庆先生不过是追随者,应当“胁从不论”。

柳传志错了吗?

作为1984年创业的中国第一批高科技企业,联想本应该像美国的IBM、惠普,像日本的索尼、松下,像德国的大众、西门子,像韩国的三星、LG,承担起振兴本国科技产业的光荣使命。

但意外的是,联想的老掌门柳传志却带领联想毅然决然走上了多元化投资之路,地产、投资、农业、互联网出行、互联网金融、白酒与医药,其不肯错过任何一个风口,却不知联想集团正处在时代最大的风口。相反,业绩曾远落后于联想的华为却肩负起了振兴中国科技产业的使命,在取得巨大商业成功的同时,也在全球范围内赢得了赞誉。

很多人把联想没落的根源归罪于杨元庆,但我认为,柳传志的投机主义才是联想集团的没落之源,柳传志的投机主义又源于联想始终是一家没有使命与愿景的企业,而只是踩着改革开放大潮成长起来,但最终沦为平庸的一家普通企业。

我想起一个关于柳传志的故事。很多年前,阿里巴巴参谋长曾鸣还在长江商学院教书的时候,他问过柳传志:“未来联想想做大还是想做强?”柳犹豫了半晌,说:“那还是做大吧。”

十几年前,我在《联想局》的“绪论”里是这么写的:

他们(注:柳传志一代企业家)中的大部分,都有一个500强之梦。他们并非空想,而是朝着这个方向努力。有一次一个人问柳传志:未来联想是想做强还是想做大?柳传志犹豫了半天说:“那还是做大吧。”他也知道,很多企业因为掌握了一两项核心技术,在某个人们容易忽略的领域内几近垄断,它们不追求上市及扩张,而追求直接的利润。他们同样是杰出的企业,人们称之为“隐形冠军”。柳传志希望联想至少不仅仅是“隐形冠军”,他希望联想成为作为经济体的中国里值得尊敬的一个数字,希望作为经济体本身联想就是一个值得尊敬的数字。所以,联想的战略取向便是做大,其布局本身便体现了做大的欲求。以此判断,我们很容易理解,为什么柳传志希望联想在国际化的道路上快速前进,为什么他脑海中是一幅“联想海图”?

杨元庆秉承了柳的意旨,通过一系列的并购,将联想集团的PC业务一度做成了全球第一,并且依靠成本优势,获取了来之不易的利润。那段时间,作为首席执行官,杨元庆干得算不上坏,只是与其薪酬比起来,给人“性价比”太差的印象,就像是NBA里的洛尔·邓、莱恩·安德森,高薪低能的烂合同。

可是今天的联想集团呢?

时至今日,即使对联想集团未来始终充满信心的那些迷妹迷弟,也不得不承认一个现实:联想集团已经岌岌可危了。联想某位高管私下对我说,联想的移动业务已经完了,PC业务最多也只能维持现状。

管理传统丢失

虽然联想远远没有达到国人的预期,但联想对中国商业的发展贡献巨大。联想是中国最早建立起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的企业,它学习惠普、IBM等西方企业建立起的经营管理体系是中国企业管理的典范,为中国各行业企业输送了大批人才。联想培养出来的人才遍及中国的互联网、智能硬件、零售连锁与家用电器等行业。

搭班子、定战略、带队伍更是联想一直引以为豪的管理传统,曾培养出联想“18棵青松、54棵白杨”的干部管理体系更是被很多知名企业效仿。

柳传志、杨元庆、郭为、朱立南、马雪征、刘军、赵令欢、陈国栋、陈绍鹏、陈文辉、蓝烨.......看到这一串名单,便可想象到联想集团昔日的人才盛世。如果再加上融创集团董事长孙宏斌,乐视网新任CEO梁军,联想这个阵容堪称豪华,在国内鲜有企业匹敌。

但那终归是昔日的人才盛世,今日联想已是另一番景象。

讽刺的是,老联想一直以搭班子、定战略、带队伍著称,而最近几年的联想,始终面临着组织与人员更迭频繁,战略摇摆不定,员工军心不稳等企业大忌,联想昔日的优良传统正在消失殆尽。

如果说联想失败的根源是柳传志的投机主义,那么联想优秀管理传统的丢失,杨元庆责无旁贷。

2017年5月16日,杨元庆发表内部信,召回刘军,让其担任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领导中国平台及中国区个人电脑及智能设备集团(PCSD)业务。

刘军重返联想集团,并且担任高位,多少让人有些意外,要知道,两年前,杨元庆在内部讲话中还以“拿着榔头也敲不醒”的话语批评刘军带领的移动团队。可是两年后,刘军重返联想,不仅依然负责原有的智能手机业务,还又开始操盘联想中国区的PC业务,职权大大增加。这似乎预示着,联想已经到了无人可用的阶段。

果不其然,在刘军回归联想集团的同时,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陈旭东宣布离开联想集团。而在2015年3月,刘军离开,正是陈旭东接替刘军任移动业务负责人。但杨元庆并没有给陈旭东太多时间,2016年11月,联想集团高层再度动荡,陈旭东离开移动业务,转负责联想全球服务业务,联想全球人力资源负责人乔健则接替陈旭东负责移动业务集团。

不停的走马换将,杨元庆搭班子的工作着实糟糕。

自杨元庆接任联想集团以来,过去的大将一部分跟随柳传志去了联想控股,另一部分选择离职,杨元庆始终没有建立起一支强有力的领导班子,最终曾经人才鼎盛的联想,沦落到无人可用的地步。

除了在搭班子上毫无建树之外,杨元庆在“定战略”上更是糟糕,战略失误与战略摇摆不定几乎成为联想集团给外界最重要的认知。

不是依靠内生增长,而是企图大规模并购国外企业抛弃的业务来做强做大,从今天来看,是彻彻底底的失败。我们不妨假设,如果联想集团选择了内生增长,选择了专注产品,选择了专心团队建设,联想今天可能会是另一番光景。

除了并购战略的失败,杨元庆带领的联想还犯下了几次巨大的战略错误,智能电视起个大早,赶了个晚集。智能手机抢了先机,最后却颗粒无收。

2017年4月11日,杨元庆现身联想新财年全球誓师大会,又提出新“三波战略”。新的“三波战略”,即保住决定生死存亡的电脑业务、提升保证未来发展的手机业务,以及布局未来重点的智能设备和“设备+云”。新“三波战略”脱胎于2016年11月杨元庆提出的老“三波战略”。所谓老“三波战略”,首先是保持核心PC业务全球领先地位和盈利能力;其次要拓展智能手机和数据中心业务,成为增长引擎和利润引擎;再次,押注自然语言交互和人工智能,让联想的硬件设备更加智能化。

但在这之前,联想集团已经经历了多次重大的组织架构调整。2013年,杨元庆发内部邮件宣布,联想集团根据业务线划分为两个业务集团,分别为Think业务集团和Lenovo业务集团。2014年4月1日,在联想宣布计划以约23亿美元收购IBM X86服务器业务之后,其组织架构和高管团队亦随之调整,联想从上一年的两大业务集团变为四个独立业务集团:PC业务集团、移动业务集团、企业级业务集团和云服务业务集团。2015年3月,杨元庆将又联想集团业务收缩为个人电脑业务、企业级业务和移动业务“三大引擎”。2016年3月18日,在毫无预兆下联想集团突然宣布组织架构重大调整,波及旗下云服务业务、PC业务、企业级业务、移动业务( MBG)四大业务集团;同年11月又提出“三波战略”。

组织架构的频繁调整,也反映出杨元庆对联想集团未来的战略规划始终没有一个较为清晰的认识。

组织与管理层更迭频繁,战略摇摆不定,联想集团的员工也正在丧失信心,这些年,数十位高管纷纷出走,离职的基层员工更是不计其数。在联想经常出现,一个离职高管带走一个团队,联想“带队伍”的管理传统也变为“高管带走队伍”,沦为笑谈。

结语

我一直坚持对成熟企业多一些苛刻,对创业企业多一些包容。因为成熟企业不会因为媒体舆论而严重受损,反而会因为逆耳的意见有所警醒。而创业企业生命力脆弱,过多的负面舆论有可能影响到它的融资等战略节奏,巨大的舆论压力有可能导致其死于非命。

联想集团是一家成熟企业,也是很多人眼中的成功企业,过去收获了太多赞誉,并且在这种赞誉中开始迷失。联想需要接受更多的批评。

柳传志与杨元庆一个醉心商业社交,一个深居宫殿,都已经离开一线多年,丧失了对产品的感觉,也丧失了对行业的敏锐度,这在互联网时代是最致命的。另外,企业领导人领导力最重要的特质是战略思维与感召力,而战略思维与领导力缺失正是杨元庆最大的弱点,也是联想遗失管理传统的根源。

联想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并非危言耸听。联想集团目前只剩下个人电脑业务这一张牌,这张牌也在遭遇侵袭。随着惠普、戴尔在海外市场的反击,以及国内市场小米、华为等更具产品思维的竞争对手的加入,一旦个人电脑业务出现颠覆性的商业模式创新与技术创新,联想集团的个人电脑业务有能会轰然倒塌。

现在拿着榔头敲也敲不醒的不是刘军,也不是某位高管,而是柳传志与杨元庆,如果二者不做出改变,联想集团有可能坠入深渊。

赞(1)

收藏

相关话题
文章来源专栏

评论(0)

加载更多评论

参与评论

分享到

QQ空间 QQ好友 微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