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注AI,比特大陆将完成华丽转身

胡薇 发表于 2018-05-23 15:40:07 收藏 已收藏
赞(0) •  评论(0

押注AI,比特大陆将完成华丽转身

胡薇 发表于 2018-05-23 15:40:07

比特大陆是加密货币挖矿硬件制造领域无可争议的世界领导者,现在,它也想在人工智能领域成为领导者。比特大陆CEO吴忌寒表示,未来5年内,该公司40%的收入可能来自AI部门。

比特大陆(Bitmain)是加密货币挖矿硬件制造领域无可争议的世界领导者。现在,它也想在人工智能领域扮演类似的角色。

在《彭博商业周刊》的一次罕见的采访中,比特大陆CEO吴忌寒表示,该公司正在将其专业知识用于开发专用集成电路(ASIC)芯片,以发展一个新的AI部门。

吴忌寒解释说,公司用来生产强大而高效的加密货币矿机的ASIC芯片,也是特定类型深度学习的重要组成部分。

比特大陆对AI的兴趣由来已久。该公司已经通过AI芯片品牌Sophon(算丰)发布了几款产品,并宣布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内推出两代芯片。吴忌寒说,未来5年内,该公司40%的收入可能来自其AI部门。

虽然比特大陆是加密货币挖矿领域领先的市场领导者,但该公司目前正在人工智能领域迎头赶上。

居安思危:作为一家中国公司,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即使以比特币的标准看,比特币在中国的情况也很疯狂。随着加密货币的繁荣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的投机泡沫,在全球范围,多达80%的加密货币是由比特大陆公司销售的芯片挖取的。

“我们感到很幸运,”比特大陆CEO吴忌寒说。两年前,这家公司几乎不为人知,但到2017年,比特大陆的年收入达到25亿美元。加密货币网络以大量数字运算和超高耗电的“挖矿”技术为支撑,若想认真对待这场游戏,你必须拥有比特大陆的芯片。但由于这是在中国,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

去年,政府对加密货币交易实施打击,并禁止了ICO(首次代币发行)。今年,政府发出的信号表明,挖矿活动可能受到严格限制。因此,尽管比特大陆的成功远超预期,但吴忌寒已经在计划公司的下一步行动:人工智能。这位年仅32岁、有点沉默寡言的CEO说:“作为一家中国公司,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40%的收入将来自AI芯片

《彭博商业周刊》在比特大陆总部进行的一系列采访中,吴忌寒和其他高管表示,AI芯片与他们私人控股的、及其隐秘的公司有着天然的联系。吴忌寒说:“人工智能需要大量的计算,这就像比特币挖矿一样,最好的方式是通过定制芯片,即专用集成电路(ASIC)完成。”

凭借定制芯片的优势,比特大陆已经悄然成为一股全球性的力量。据伯恩斯坦研究公司2月份的一份报告估计,比特大陆的年利润超过30亿美元,与其竞争对手英伟达不相上下,而英伟达公司的规模比它大得多。该报告还表明,比特大陆可能是台湾芯片巨头台积电公司的五大客户之一,该公司提供最先进的芯片制造工艺,其客户还包括苹果公司和高通公司。吴忌寒拒绝就比特大陆的利润进行评论,但考虑到该公司的收入数据,利润似乎不像伯恩斯坦估计的那样好。台积电拒绝置评。

去年10月,比特大陆开始销售其首款AI芯片“Sophon BM1680”。这是一款ASIC芯片,作为售价600美元的加速卡的一部分,这款芯片专为加速机器学习设计。虽然它的表现不如英伟达和AMD的高端显卡那样全面,但这款芯片在某些深度学习任务上更强大,而且价格更便宜。“我们只是想做一些它们无法很好地解决的事情,”吴忌寒说。根据吴忌寒的估计,未来5年内,比特大陆40%的收入将来自AI芯片。

Sophon SC1加速卡。摄影:《彭博商业周刊》Jasper James

比特大陆的AI芯片Sophon(算丰),名字取自广受欢迎的中国科幻小说《三体》中的微型超级计算机,它的发布比谷歌的TPU(张量处理器)晚5个月。但尽管谷歌在人工智能领域占绝对优势,它的芯片只提供给谷歌云服务的客户,而该服务在中国无法获取。这让比特大陆在国内占据了极其有利的位置。

一代矿霸

如果以比特大陆近期的历史作为参考,可以说,该公司在人工智能领域不会长期处于弱势。2011年,吴忌寒,这个喜欢穿白色T恤、浅色牛仔裤和运动鞋的电子游戏极客,来到北京做投资分析师,偶然进入了加密货币的世界。他很快沉迷其中,贪婪地学习所能得到的一切密码学和货币史的知识。他将著名的比特币白皮书翻译成中文,该白皮书最初由中本聪以匿名的方式发布,原文为英文,并迅速成为在线加密货币论坛的范本。

2013年,吴忌寒在北京一家餐厅与企业家詹克团共进晚餐。詹克团是一名芯片设计师,几年前投入创办一家初创企业,经营电视机顶盒业务。他们花了两个小时讨论比特币的来龙去脉,吴忌寒建议创立一家芯片公司。当时一直在创业中挣扎的詹克团专心地听着。第二天早上,詹克团花了两个小时在维基百科上学习了更多关于加密货币的知识。然后打电话给吴忌寒,说他已经做好决定。

当年晚些时候,他们卖出了第一枚芯片。

吴忌寒说,当时看似合理的比特币业务有两种,卖挖矿芯片是其中之一。另一种是加密货币交易,这种模式伴随着更多法律风险。“唯一能做的就是比特币挖矿,”他说:“因为这百分百是合法的。”

早期,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还是数学极客们的兴趣,爱好者们可以使用在笔记本电脑运行的软件来挖比特币。但随着挖矿利润的增加,如果矿工们想比其他矿工更快地解决问题从而获取加密货币,就被迫要升级挖矿设备。当传统CPU被高端显卡或GPU取代,一场疯狂的技术军备竞赛就此拉开帷幕。

2013年底,比特币的价格首次突破1000美元,去年更是一度达到19000美元,之后又回落到8000美元的范围。矿工们开始尝试使用ASIC,包括比特大陆的产品。这种芯片有直接编码在硅上的必要的算法,比GPU更快,耗电也更少。

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机售价在几百到几千美元之间。与传统的由各种部件组成的PC不同,矿机里面装满了几十上百个同样的高性能芯片。购买矿机的客户通常是电价低廉地区的大型挖矿运营商。

押注AI,比特大陆将完成华丽转身

纯粹主义者将比特币视为一种颠覆任何形式的集权的方式,比特大陆的成功因而受到他们的抨击。投票的权利基于个人控制的交易比重,因此,关于比特币未来的决定是民主的。这意味着当比特大陆开始认为比特币应该被调整,以便更容易用来买卖商品,比特大陆在这场争论中会有很大影响力。最终,比特币被分为两种货币:原始的比特币(BTC)和比特大陆支持的比特币现金(BCH)。比特币现金的特点是中心化更显著,交易费用更低。

关于这个争议,吴忌寒说:“这是一个很老的故事了,加密货币的世界正变得更加多元化。”考虑到这一点,比特大陆正在为十几种加密货币销售定制的矿机,而且计划增加更多。

当然,争议也随之而来。今年4月,比特大陆发布了售价800美元的以太坊矿机,这是另一种被认为对ASIC有抗性的加密货币,因此比特大陆在这上面更难以占据主导地位。即便如此,这一消息还是引发了一阵狂热,导致图形芯片制造商股价下跌。这也引发了以太坊开发者中关于是否应该再次“分叉”的争论,也就是说,分出一个新版本,这会令比特大陆的矿机变得毫无用处。

后来,以太坊开发者们似乎已经对比特币的开发者进入其市场达成了和解,而对于批评比特大陆公司权力的声音,吴忌寒不予置评,因为其他芯片制造商也必然进入这一市场。“如果不是我们的话,它可能是英特尔,可能是英伟达,也可能是AMD。”他说。

至于现在,比特大陆正处于攻势。它在美国建了新的矿场,在中国的重点则集中在芯片开发上。而比特大陆将其作为目标的AI,与比特币不同,是一个得到政府全力支持的行业。去年7月,中国政府印发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通过投资于研究和支持相关产业,计划到2030年将中国转变为在人工智能领域领先的玩家。

如果这种支持成为现实,比特大陆将完成华丽转身——不确定的地位以及任何对监管打压的担忧都将成为遥远的记忆。

收藏

相关话题
文章来源专栏
+关注

评论(0)

加载更多评论

参与评论

分享到

QQ空间 QQ好友 微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