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半导体制造,历史更替和产业变革的新时期

电子发烧友网工程师 发表于 2018-06-14 10:24:00 收藏 已收藏
赞(0) •  评论(0

中国半导体制造,历史更替和产业变革的新时期

电子发烧友网工程师 发表于 2018-06-14 10:24:00

74岁的尹志尧看起来依然年轻。

这位先后在硅谷英特尔、LAM、应用材料三家公司工作逾20年,继而回国创业的古稀老人依然奋战在研发一线。

中国半导体制造,历史更替和产业变革的新时期

2004年8月,尹志尧创立的中微半导体设备(上海)公司在上海浦东新区成立。

14年过去了,中微公司是目前世界上仅3家为全球半导体制造厂商提供关键部分——等离子刻蚀设备的企业之一。

作为民营企业,为解决发展所需资金,中微引入了国内外众多的创投机构。创投机构最终的目的是通过资本市场退出,但由于研发费用过大导致中微长期无法盈利,也未能在国内上市。

从2004年开始,2006年、2008年、2010年,中微曾分别融资大约3000万美元、3500万美元、5000多万美元、4600万美金,总额达1.5亿多美元。投资机构包括上海创投、美国华登国际、光速风投合伙人、高盛、红点、全球催化剂合伙人、中西部合伙人、湾区合伙人以及美国高通。

在2010年的一次融资中,腾讯科技曾经以《高盛等向中微半导体再投4600万已6年无回报》这个标题进行了报道。

文章中提到:多家投资机构已在中微身上坚持近6年,还没获得直接回报。国有色彩的上海创投总裁王品高谈及投资加码时表示,中微度过了金融危机、半导体产业衰退的双重压力,正好赶上产业复苏,关键设备有望全面量产。不过,截至目前,中微的第一项产品还处于试用期,这意味着,等待近6年的投资机构,想从中微身上获得回报乃至成功退出,还得继续等待。

然而到了2016年,中微公司营收已超过了10亿,净利润达1亿多。2017年公司营收及利润仍持续增长。

投资人的回报已经开始了。

中国半导体制造,历史更替和产业变革的新时期

而就在今年4月,中微半导体公司宣布,预计年底正式敲定5纳米刻蚀机。无独有偶,两周后,IBM也宣布掌握5纳米技术。因此,尹志尧这一宣布,意味着中微在核心技术上突破了外企垄断,中国半导体技术第一次占领至高点。

这意味着,中微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快速发展。乐观的估计,中微上市,最早将于2018年递交上市申请,按目前的IPO速度,最终上市也是很快的事。

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这些优秀的投资人,他们的长远的眼界配得上更好的回报。

中微半导体走过的14年历程,可以看作是中国芯片产业企业发展和融资之路的典型案例。

当投资人还在朋友圈热烈讨论VC是否适合参与芯片投资、投资芯片利润和卖肥皂差不多时,从中微身上,可以得到一些思考和启示。

中国半导体制造,历史更替和产业变革的新时期

与互联网模式创新不同,芯片产业投资周期长,但长期坚持回报稳定

芯片产业是电子产品的核心,信息产业的基石。

芯片产业链主要为设计、制造、封测以及上游的材料和设备,产业特征主要为制造工序多、产品种类多、技术换代快、投资大风险高。

举个栗子:一款28nm芯片设计的研发投入约1亿元~2亿元,14nm芯片约2亿元~3亿元,研发周期约1~2年。对比来看,芯片设计门槛显著高于互联网产品研发门槛。互联网创业企业的A轮融资金额多在几百万元量级,而芯片的设计成本要达到亿元量级。

简单来说,一方面,芯片投资专业性太强,很多投资人看不懂;另一方面,芯片研发周期长,回报周期更长,而且投资体量太大。这也是芯片“热”,然而芯片投资“不太热”的原因。

投模式创新,还是投技术创新,反映的是投资界对于短期回报和长期回报的不同看法。创东方董事长肖水龙更多的是给投资界打气,“投资商业模式创新的这波浪潮已经过去了。创投界人士有企业背景的很多,对技术不应该惧怕和恐惧。投资赚钱固然重要,但沉下心来坚守更重要,只有坚守才能获得回报。”

中国半导体制造,历史更替和产业变革的新时期

据WSTS数据,2017年,全球半导体的总销售额为4122.2亿美元,这也是该行业历史上最高的年销售额,同比增长21.6%;中国集成电路产业销售额达到5411.3亿元,同比增长24.8%。中国为全球需求增长最快的地区。

5411.3亿!投资人先生,你想不想分一杯羹?

同时,根据SIA数据,2016全球半导体下游终端需求主要以通信类(含智能手机)占比为31.5%,PC/平板占比为29.5%,消费电子占比13.5%,汽车电子占比11.6%。

展望未来,芯片产业除了传统3C及PC驱动外,物联网、5G、AI、汽车电子、区块链及AR/VR等多项创新应用将成为芯片行业长效发展的驱动力。

中国半导体制造,历史更替和产业变革的新时期

图 | 创新应用驱动半导体行业发展

晨兴资本创始合伙人刘芹曾经说到,“关于怎样来看芯片和底层创新,我认为需要回到商业本质。10年前我们内部基金的策略是不看所谓的原创性底层科技创新,而今天我们大胆地提出,要非常积极关注底层的科技创新。为什么?

我们来回顾一下科技创新每一次成功的要素。从PC、移动互联网到今天的人工智能,每一代的科技公司都面临一定的窗口期,这个窗口期给科技公司建立的真正壁垒是生态和整个市场,领导型的公司都能利用窗口期建立起巨大的科技壁垒。

以前的中国是以市场换技术,我们错过了70年代的芯片大发展,90年代的PC大发展,在2000年的时候,我们仅仅赶上了互联网模式创新的窗口。

但今天中国有机会用市场创造技术,是因为这个timing对了。我们的人才和资本有机会在同一起跑线,依托中国强大的市场规模来创造原创的技术。”

大国战略推动产业发展,大基金撬动千亿产业资金

中国高科技产业像射向太平洋的弓箭,海岸线就像弓箭的弓背,弓弦与弓背的连接点北边是北京天津,南边是广州与深圳,上海的位置就像弓箭的箭头,聚集了中国几乎所有的财富与资源力量。

核心技术在以上海为中心的华东、以北京为核心的北方也许成为中国半导体设备的中心,广州和深圳将成为光电产业和电子产业应用中心,承载半导体产业市场的大爆发。

前有多年持续亏损的京东方在政府扶持下反客为主,将一众国外面板企业拽下神坛。

后有高铁、核电走出国门,成为中国制造对外新的名片。

技术含量低一点的就更不在话下了,手机产业链模组端几乎都被大陆企业包揽。因为大陆有巨大的市场,这块试验田上可以做的文章很多。

以2014年发展纲要颁布为起点的15年,芯片产业将进入跨越式发展推进阶段。

中国半导体制造,历史更替和产业变革的新时期

图 | 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

2014年6月,国务院颁布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提出设立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简称“大基金”),将半导体产业新技术研发提升至国家战略高度。

中国半导体制造,历史更替和产业变革的新时期

图 | 大基金投资成果(截止2017年11月30日)

在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之外,多个省市也相继成立或准备成立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目前包括北京、上海、广东等在内的十几个省市已成立专门扶植半导体产业发展的地方政府性基金。根据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的统计,截止2017年6月,由“大基金”撬动的地方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包括筹建中)达5145亿元。

目前大基金二期已经启动,募集金额有望超过一期,一期规模为1387亿元。

我国部分专用芯片快速追赶,正迈向全球第一阵营,但高端通用芯片与国外先进水平差距大是重大短板。生产更高端的芯片需要更艰难的起步,更大的投入,更宽容的创新环境,也需要市场的响应。中国每年进口2000多亿美元的芯片,如果这一巨大市场有相当一部分用来支持国产芯片的发展,增加研发投入,培养芯片专业领域人才,高端芯片的发展值得期待。

2018年,中国IC产业在提升自给率、政策支持、规格升级与创新应用三大要素的驱动下,将保持高速成长的趋势。

芯片产业的特性决定了它的门槛较高,这也决定了投资公司的门槛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芯片产业的民间投资会变得顺风顺水。由于芯片产业自身规律形成的创业、技术、市场应用等多方面的门槛,一些浸淫该行业多年的投资人表态未来将加大对于底层芯片的投入和研究,但更多的 VC投资人却对此持谨慎甚至悲观态度。

“我可能了解较多这个行业令人失望的一面——很多的时候,也是基于较为深刻的关注和了解才更深入地发现这些问题的存在。不过值得欣慰的是,从目前的一些迹象来看,我有理由相信,中国芯片行业有着蓬勃的生命力,会经历痛苦的追赶之路,但未来发展潜力惊人,那些至今仍算少数派的负责任的投资人会带动更多的人加入到芯片产业,成长为这个领域的专业投资人,未来会日渐增多。”中科招商不具名投资总监接受采访时说。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这些投资人在谈到产业的细分领域,具体到某个产业现状,是悲观的,但对整个产业链的展望,又是确信和乐观的。我倾向于这是他们对于未来趋势的笃定解读——这个未来不是10年,20年,是半个世纪或者更久的未来。

中国半导体制造,历史更替和产业变革的新时期

图 | 半导体产业相关公司

“芯片行业是门槛最高的高科技朝阳产业——这是确定无疑的。”IC咖啡创始人胡运旺说,“这也是最有爆发力的行业,一旦量产,将是超常规的增长。”2012年, IC咖啡创立。这是一个IC产业链上下游的串联平台。IC咖啡将有助于展现日新月异的IC产业,提高企业竞争力和影响力,繁荣IC产业文化,增进业界交流,促进行业发展。在这里,还可以帮助IC创业团队实现与早期投资机构的对接。

芯片产业的特性决定了它的门槛较高,这也决定了投资公司的门槛——不是任何机构都能投的。又或者,企业也有底气来选择更优质更专业的投资机构。

同样,寻找优秀的公司,成为优秀的投资者,这是门槛最高的投资模式。

优秀的投资者准备拿自己的钱来验证自己的价值观。投资企业首先是对自己的价值观的投资和认可。

无论如何,投资本身就是面对未来的。

中国半导体制造,历史更替和产业变革的新时期

图 | 物联网

作为人类电子业最伟大的发明之一,芯片无所不能,芯片无处不在。按照智能设备的发展规律,人类之于芯片的需求未来几十年内将会呈现几何式发展。

还没有哪个行业像芯片业一样,既有着超大规模的需求,又是不折不扣的高精技术,从设计到成品,芯片每一个过程都需要绝对的技术沉淀,设计、封装、测试,搞定哪一个环节都相当地不容易,从这个角度讲,世界太需要芯片企业了。

投资者需要提升自己面对未来和当下决断的能力,需要长期锻造的商业洞察力。

优秀的投资者是与优秀的企业并肩成长的,本身也具有优秀企业家的素质。

放低自己,用超人的耐心和品格等待市场给予的时机,用时机的优势代替投资对象的苛刻性。

很可能,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也许,未来的某一天,中国也会出现像沃伦·巴菲特、乔治·索罗斯、吉姆·罗杰斯、彼得·林奇一样伟大的投资大师。

是的,伟大本身带有奇迹般的性质,随之而来的往往是100-1000倍甚至更大的成长空间。

伟大的公司成就伟大的投资者。

最后

就在上上周,台积电召开股东常会,董事长张忠谋表示,这是他最后一次主持股东会,股东会结束后,他正式宣布退休,结束了这位“半导体传奇”长达 60 载的从业生涯以及近 30 年的台积电创业史。

这也代表着台积电将正式开启“后张忠谋时代”。在张忠谋的带领下,台积电从一家默默无闻的小公司,成长为曾经全球市值最高的半导体企业,将全球超过一半的芯片代工业务揽入怀中。对于台积电来说,失去张忠谋的领导,就好比失去了灵魂,能否在未来抵挡住来自三星、英特尔、中芯国际等竞争对手的压力,结果目前尚未可知。

张忠谋也提出临别预言,依据眼前走势,中国大陆半导体在未来5~10年会有相当大的进步,但与台积电之间的技术差异仍有5~7年之多。因为这段期间,台积电也会持续跨步前进,对任何的竞争对手的态度都是严阵以待。

而就在刚刚过去的6月7日,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宣布与中国中兴通讯公司达成新和解协议。根据新的和解协议,中兴公司支付10亿美元罚款,另外准备4亿美元交由第三方保管,然后美国商务部才会将中兴公司从禁令名单中撤除。

尽管事件将很快得以最终解决,但中兴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很多年以后回头看,这些都将是半导体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事件。历史的安排自有它的深意。

中国半导体制造,历史更替和产业变革的新时期

不容置疑的是,中国半导体正处于历史更替和产业变革相契合独一无二的新时期,如一艘庞大的航空母舰,正缓缓启动,过程会漫长而艰难,但既然已经启动了,就一定会飞速前进。

收藏

相关话题
文章来源栏目
+关注

评论(0)

加载更多评论

参与评论

分享到

QQ空间 QQ好友 微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