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电巨头的隐秘王国,开放的实业大系

芯榜 发表于 2018-06-13 15:26:27 收藏 已收藏
赞(0) •  评论(0

家电巨头的隐秘王国,开放的实业大系

芯榜 发表于 2018-06-13 15:26:27

当你在味千拉面点了一份溏心鸡蛋,你能想到它跟海尔有什么关系吗?

2017年7月青岛银监会曾发布了一份“违规发放房地产贷款”处罚书,揭示出海尔不仅把家电市场赚来的钱投资到“孵蛋”,还涉嫌“炒房”。

与家喻户晓的家电巨头海尔不同,“海尔系”拥有四个上市公司平台,手握银行、证券、保险、小贷、消费金融等金融牌照,产融结合涉及数以万计的企业,可谓隐形“金控巨头”。

2014年以后,伴随金融改革加速,实业巨头纷纷涉足金控,数千亿元资金从实到虚,大系频出:“海尔系”“美的系”“格力系”“联想系”“TCL系”“万达系”“苏宁系”……

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的紧密结合,一般被认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高级阶段,是完成真正经济转型升级的不二载体。千千万万的张瑞敏、董明珠,都必须经历金融资本的洗礼与磨砺;唯其中战胜诱惑与风浪的企业,方能“屹立潮头续远航”。

1 / 家电巨头的隐秘王国

中国的实业傍上金控,起于2000年前后。当时,价格战时起彼伏,实业利润下滑。为保持增长,也为拓展融资渠道,一些实业巨头开始谋求金融平台。

2001-2002年,海尔一鼓作气控股青岛商业银行,入股鞍山信托,成为上市公司长江证券第一大股东,成立海尔纽约人寿(北大方正人寿)······集齐银行、信托、证券、保险四大金融牌照,海尔系横空出世。

从2002年开始,美的创建基金公司,与希望系发起成立顺德农商银行,参股江苏银行、湖北银行·····TCL、格力、奥克斯等实业巨头都在金融界大显身手。

不过,与德隆系、明天系等金融大鳄的“空手套”不同,这些初生实业系谋求的是产融结合。以海尔为例,产业链上游涉及有色金属、化工、模具等几千家供应商,下游又有数万个渠道商。他们大多是民营中小企业,难以从银行获取贷款。2002年,海尔注资5亿元成立财务公司,依托金控平台融资放贷,向供应商、经销商提供资金支持。有数据显示,2008年以来海尔财务公司归集资金超过300亿美元,运营能力在全国200多家财务公司中常年位列前5名。

2015年,海尔计划扩充3000个物流仓储基地,需配备9万辆送装服务车和18万服务人员。为此,海尔经销商向海尔财务公司申请贷款,按项目进展分批次获取建设资金;海尔根据运营期预计收入,逐年收回本息;在建设过程中,都进行了土地使用权质押或在建工程抵押担保,已建成项目也采取了固定资产抵押担保。海尔利用产融结合可谓旱涝保收,经销商也解决了资金需求。

相比海尔成立财务公司的时间,格力晚了1年,TCL晚了4年,美的晚了8年。但皆好事不嫌晚,照样玩得“溜”。

格力利用财务公司的资金归集,可以做到不向银行贷一分钱;把钱从存银行转到财务公司放存,再向产业链内2万多家公司放贷,收益是存银行的数倍。关键是,格力与上下游公司知根知底,也不涉及地方金融政策差异,因此放贷审批迅速,资金流动效率更高。

2014年以后,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但外界一直忧虑的“破产潮”“倒闭潮”并未实际发生。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产融结合起到了救市效果。根据格力公布的数字,格力在10个月内就向上下游产业链输血250多亿元;通过财务公司对集团成员资金归集达到88%,有效调节了资金余缺,把资金投放到了重点项目上。即便产业链内公司发生逾期、破产,大多数也被系内处理,难以产生剧烈震动。

有一种说法,深刻揭示了金融大鳄与产融结合的区别:金融大鳄是猎人,打到猎物就跑;产融结合是农民,更多是耕耘。但是,任何金钱都是具有冒险气质的,实业大系不会永远被关在产业链内笼子里。一旦选择向外开放,风险与挑战也便随之而来。

2 / 开放的实业大系

2008年,联想控股入股苏州信托,2009年参股汉口银行,2010年控股拉卡拉,进而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2012年通过正奇金融挺进担保、小贷、典当······不过,在布局上述金控平台之前,科技实业巨头“联想系”就已开始向外开放。

这可能源于IT核心产业链并不在国内,而且产品存在明显的周期性,促逼联想向外寻求多元化发展。

2000年,联想投资5000万元创办新东方教育在线,投资1亿元创办门户网站FM365,出资3亿元收购财经网站赢时通40%股权。这些投资都有一个美好的设想:通过与联想电脑捆绑的方式接入互联网,流量上去后再发展电子商务与广告业务。但是,联想系第一轮扩张撞上了互联网泡沫,加之自身的互联网基因不够强大,所有项目均告失败。

“创业”不成,联想系随后转入风险投资。2001年,朱立南拿着柳传志托付的PC业务前十年全部利润3500万美元,成立联想投资,主抓初创期风险投资和扩展期成长投资。虽然没有抓住BAT这样的世纪机会,但朱立南处女投就以800万元拿下科大讯飞11.43%股份,其后也有神州租车、卓越网等闪光项目。

2012年,联想投资更名为君联资本。2014年,君联资本9家投资企业上市,一举超越红杉、高盛、IDG位居当年第一位。

除了开山之作的君联资本,2003年,联想系成立弘毅资本,主做PE业务,专注收购;2008年成立联想之星,推出“创业培训+天使投资”双驱动模式;2010年成立联想乐基金,主要投资早期、具有高成长性的TMT创业公司。由此,联想系构造了PE/VC行业内罕有的全产业链,四大投资机构联手贡献了除IT业务外最多的利润。

联想系的具体套路,简单说就是借别人的壳下自己的蛋。比如,2012年,联想控股设置农业投资子公司佳沃集团,随后收购装入青岛沃林蓝莓果业有限公司65%股权,四川中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完成原始积累。2016-2017年,佳沃农业通过表决权委托的形式入主创业板上市公司万福生科,最终完成“租壳上市”,而装入的资产也是第三方国星食品的海鲜业务。

更能说明问题的是白酒业务。2011-2013年,联想控股从地方国资手中拿下文王酿酒、孔府家酒等四家地方酒企,然后设置丰联酒业装入白酒资产(后来丰联酒业装入佳沃集团)。虽然常年亏损,但是联想系拿下的价格还是很低的,2017年4月转手就卖给老白干14亿元,顺带把佳沃集团带上老白干第二大股东宝座。

2015年,朱立南掌管的联想控股于港交所上市,麾下不但包括两家上市公司:杨元庆掌管的联想集团,郭为掌管的神州数码,还集结了四大风险投资机构,投资遍布金融、农业、白酒、医疗、物流、养老、化工能源等领域。因此有一种观点认为,朱立南才是柳传志钦定的接班人。

在联想系大杀四方之际,2014年,借金融改革加速,家电巨头金控王国也纷纷选择走出产业链,试图在经济增长放缓期寻找新的增长点。

海尔成立P2P海融易,收购第三方支付快捷通,又悄悄拿下非常珍贵的消费金融牌照。在上游,海融易+快捷通,联合青岛商业银行继续向产业链输血;在下游,海尔消费金融采取O2O模式,打入红星美凯龙、有住网、绿城电商等消费场景,向消费者提供信用支持。由此,海尔的产融结合实现闭环,可谓自产自销。

与海尔同步,TCL成立P2P平台T金所,组建了消费金融事业部。美的则斥资3亿元拿下第三方支付牌照神州通付,并依托微信公众号提供员工金融、供应商金融、经销商金融和小微金融。

金控平台的日趋多样化与开放性,有助实业大系的手越伸越长。比如,海尔的融资租赁公司入股了华东第一大蛋鸡企业鸿轩农业,为产业内的农户提供融资租赁,指定他们购买鸿轩的设备,并从需求端入手提供订单式农业技术服务。在这个过程里,海尔既不是加盟商,也没有布局产业链,而是使用金融工具构建了一个产销联盟,最后拿走其中的利润。2016年,海尔影响的蛋鸡产业已有50亿元的量级,超过这个行业里任何一个个体公司。

联想系的广撒网,与海尔系化身养鸡大户,本质上都是利用金融杠杆,进入利润更高的产业。但是,也不是每一次对外投资都能成功。2015年,海尔出现产业链外融资租赁客户逾期还款。熊猫烟花、奥马电器等2014年以后开展对外金融业务的实业公司,至今也未见到太多成效,出现一定坏账。

更何况,并不是所有产业、公司都希望实业大系插上一脚,即便一开始苟且了后来到分钱也会闹翻。因此,强取豪夺似乎是难免的。

3 / 并购战争

首先擦枪走火的是美的。

2016年,格力电器披露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赫然出现宁波普罗菲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法人就是美的创始人何享健的儿子何剑锋,间接股东就是美的投资与何享健本人。此事无疑让董小姐“糟心”不已。虽然“外敌”最终赚了一笔价差撤退了,但是以美的系过往的风格,格力不得不小心提防。

美的是最早走出产融结合,驶上并购扩张、反哺金控道路的实业大系。早在20年前,美的就通过收购东芝万家乐,进入空调压缩机领域;随后收购荣事达、华凌,提升制冷产业能力,打开白电市场局面;收购江苏春花,实现规模化增长;2008-2014年,通过步步蚕食,实现对小天鹅的绝对控股,对国内洗衣机市场占有率突破60%;2016年,美的斥资33亿元收购东芝白电业务,打通日本、东南亚、欧美市场通道,并获得东芝在压缩机上的核心技术和产业链上的优势。

因此,与格力强调自主研发不同,并购是美的发展技术与市场的第一利器。而且,当家电市场出现萎缩、不振,美的系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外移,开辟新的战场。

上一次外移发生在2003年,美的在行业走低期收购云南、湖南客车企业,进军造车。不过,这次尝试以惨败收场,保持专注的格力反倒趁机在空调市场奠定了王者地位。

2016年6月-2017年1月,在家电市场饱和背景下,美的排除万难,收购机器人制造巨头库卡。与之前不同,市场反响强烈,大批资金流入上市公司美的集团,造成股价攀升1年有余,翻了一倍多,完成了一次并购&金控套路。

有趣的是,当年美的没做成的汽车,格力眼下正在做。继董明珠以个人名义入股珠海银隆后,格力已与珠海银隆签署了200亿元的互相采购大单,在智能装备、模具、铸造、汽车空调、新能源汽车等领域,优先采购对方的产品及服务。也就是说,珠海银隆向格力开放了新能源汽车技术。2017年6月,珠海银隆申请IPO。虽然格力未占一股,但考虑到董明珠的股东身份及占珠海银隆过半营收的大客户地位,格力系其实已经收服了珠海银隆。

在实业大系眼中,好的标的已成为寸土必争的“国土”,为此杀红眼也是值得的。2015-2016年,海尔、美的不约而同向北美第二大家电巨头GE报价。为此,美的CEO方洪波亲赴纽约展示诚意。考虑到美的与GE合作15年的交情,有观点认为美的几乎已经拿下GE家电业务。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海尔竟然抛出54亿美元的天价拿下了GE,这个价格比之前伊莱克斯的报价高了近一半!

美的近年来正大幅缩小与海尔的市场差距,国际业务占其营收40%份额,但缺乏足够的品牌美誉度。因此,美的如能拿下GE,将让海尔非常难受,不如抬高加码直接断了对手念想。须知,GE在中国有大量外包订单,接手的就是美的、格力,此番单子肯定转给海尔了。

但是,美的也有后手,借收购库卡攀上了华为系的亲家。之前,华为与海尔关系更亲密,双方多有技术合作。但华为一直觊觎库卡的智能制造技术,以期能打入智能家居市场。于是,美的借库卡与华为达成移动智能终端与智能家电同盟,双方将实现渠道共享及联合营销、数据分享与数据挖掘。

对美的的反击,海尔系的防范工作尽显大系恐怖之处——从2016年开始,海尔系暗自在大数据领域布局,目前已经投资了7家大数据细分领域前三公司,并迅速消化吸收相关技术,推出了第一个专为智慧家庭定制的生态操作系统UHomeOS。

从资本市场的躁动,到消费市场的硝烟,如今犹如白驹过隙。

相比美的、格力、海尔的高调,TCL属于闷声发大财的主:除深交所上市的TCL集团,TCL系旗下还有4家香港上市公司:通力电子、TCL多媒体电子、TCL通讯科技和TCL显示科技。在新三板还有1家以IT产品分销为主业的控股子公司翰林汇。

最近十年,创始人李东生都在极力促成TCL向新商业模式孵化平台挺进,使用的具体财技就是不断并购重组,分拆、分拆、再分拆。如按分拆最大化考量,TCL应有7个产品业务,3个服务业务和1个创投,总共11个板块,目前已经变出6个上市平台了。

须知,蒙眼狂飙的乐视也才七八个板块,变出了1个乐视网,与TCL系的差距可谓判若云泥。

4 / 实系道义

正是在并购的硝烟中,有关实业大系是否适度的讨论被提上案头。

历史上,从产融结合走向金控投机,并由此造成的惨案数不胜数。比如福特汽车,2006年先是主业受日本厂商冲击,造成金融业务资金成本上升,最后不得不变卖金融业务才能凑到开发新车的资金。而海尔收购的GE,历史上也由于产融脱节造成大衰退,这才有了业务大甩卖。

判断实业坚挺、金控没有反噬实业其实有一个公认标准:产业利润应远高于资本溢价,金控行为不应当以获取短期差价为主要手段。

不过,这个标准如果撞上野蛮人,那就说不清楚了。

2016年9月,联想系“近亲”孙宏斌所执掌的融创中国以137亿元收购联想控股旗下的融科智地,交易中涉及的40多个项目全是一二线城市核心区域,单价只有2000元每平方米,可谓匪夷所思的便宜。

这无疑为融创四处“搞事情”提供了弹药——从2014年起,融创已经染指了绿城、佳兆业、莱蒙、嘉凯城、乐视、金科······甚至一度接近万科,身份在白衣骑士、野蛮人间反复变换,更不乏“甜甜蜜蜜结婚,反目成仇离婚”的案例。融创所到之处,无不掀起阵阵波澜。

此外,美的除了袭扰格力,还悄悄潜伏过蓝色光标、西王食品······2016年7月,TCL与伟星新材成立股权投资基金,本来是要投资TCL与伟星新材上下游相关公司,结果不久后竟集结资金杀向上市公司茂业通信,导致后者陷入没有实控大股东的尴尬境地······在舆论热议资本侵袭实业的当口,实业大系事实上也在“抄底”。

从产业巨头,到实业大系,谁在其中坚守本业始终耕耘,谁在其中裸泳狂奔制造泡沫,我们只有拭目以待了。

收藏

相关话题
文章来源专栏
+关注

评论(0)

加载更多评论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分享到

QQ空间 QQ好友 微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