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元可以买一台智能音箱?

电子发烧友网工程师 发表于 2018-06-15 08:59:16 收藏 已收藏
赞(0) •  评论(0

89元可以买一台智能音箱?

电子发烧友网工程师 发表于 2018-06-15 08:59:16

2018 年,89 元能干些什么?

海底捞上市申请书显示,2017 年其一线城市顾客平均开支达 98.3 元,二线城市的 92.6 元,三线及以下城市的 94.5 元。

也就是说,不管你在几线城市,89 元应该都不够你吃一顿海底捞的。

但是,假如我告诉你,89 元可以买一台智能音箱呢?

6 月 11 日,百度发布“小度智能音箱”,定价 249 元,尝鲜价 89 元。不过据钛媒体报道,景鲲表示,89 元的补贴很厉害,但为了用户,会坚持到不能坚持为止。这也意味着百度正式加入“百元大战”的行列。

从时间点上来说,百度其实是这场价格战的迟到者,阿里、京东等已经率先开战,将入门级的智能音箱拉到了百元以下。

百度的首款智能音箱去年 11 月才正式发布,售价 1699 元,然而 2018 年刚刚过半,百度已经先后发布了 599 元的智能视频音箱——小度在家,以及 89 元的小度智能音箱。

从 1699 元到 89 元,百度到底走了一段怎样的路程?

▌从 1699 到 89

2017 年 1 月,从微软离职之后的陆奇正式加入百度,担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2 月,百度全资收购创立不到 3 年的渡鸦科技,与此同时,渡鸦创始人吕骋携团队也一同加入百度,并出任百度智能家居硬件总经理。吕骋和 DuerOS 度秘事业部总经理景鲲都直接向陆奇汇报。

据 36Kr 报道,百度在收购时就在试图给予渡鸦更多自由度,让其规避直接并入大公司体系可能遭遇的不融洽,而且至今渡鸦一直在远离百度西二旗总部的原址侨福芳草地办公,并未搬入西二旗。

彼时,百度对吕骋和他的渡鸦寄予了厚望。

时间来到 11 月,吕骋首次登上百度世界大会的舞台,智能音箱 Raven H、六轴情感机器人 Raven R、智能小车 Raven Q 依次亮相。

作为百度的首款智能音箱,Raven H 的设计确实让人眼前一亮,和市面上那些大同小异的智能音箱有着本质的区别,不过 1699 元的价格却为后来百度变更路线埋下了伏笔。

智能音箱其实还是一个不太成熟的产品,有业内人士分析称,目前智能音箱对标的其实是蓝牙音箱,语音交互功能相当于是附赠的。为了抢占流量入口,布局语音生态系统,就连领头羊亚马逊、Google 都在贴身肉搏,大打价格战,而百度却反其道而行之,当时已经有人提出质疑,1699 元的音箱到底要卖给谁?

事实证明,类似于 Raven H 这样的高价智能音箱在中国并没有足够大的市场。外媒 The Information 的消息显示,由于销量不佳,本来准备生产 5 万到 10 万台 Raven H,最后被缩减到了 1 万台,而且直到今年 3 月才实现现货。

据说,百度之所以改变想法,一部分原因是百度高管希望开发廉价的大众化产品,而作为史蒂夫·乔布斯信徒的吕骋则希望开发高端设备。

以阿里的天猫精灵为例,去年 7 月发布时的价格为 499 元,双十一期间,阿里将这款智能音箱直降 400 元。降价的效果立竿见影,根据阿里巴巴公布的数据,去年双十一期间,天猫精灵的销量高达 100 万台。

Canalys 数据显示,2018 年第一季度,阿里和小米一起跻身全球智能音箱出货量前四的行列,百度显然落在了后面。

1699 的 Raven H 不好卖,百度“硬”不起来,于是迅速调整战略方向。

今年 3 月,百度在内部宣布正式成立“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mart Living Group,以下简称SLG)”,由百度“度秘事业部”、百度“硬件生态渠道部”和“Raven Studio工作室”共同组成:度秘事业部由景鲲负责,专注于DuerOS平台与生态的建设及运营;原百度硬件生态渠道部升级为硬件生态渠道事业部,由杨永成负责,专注于第一方硬件的量产、电商建设和渠道拓展;原百度智能硬件事业部变更为 Raven Studio 工作室,由吕骋负责。

其中新上任的硬件生态渠道事业部负责人杨永成曾经开发过小米音箱,他现在负责为百度开发低价智能音箱。

百度的动作很快,3 月底的时候就联手小鱼在家发布了 599 元的智能视频音箱,不过一直饱受缺货困扰。

5 月 18 日,百度宣布陆奇将从 7 月起不再担任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职务职务,SLG 的负责人也随之调整——景鲲将担任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总经理一职,未来一段时间里直接向李彦宏汇报。

6 月,百度推出 89 元的小度智能音箱,现货发售,并宣布 599 元智能视频音箱已经成功实现大规模量产,与竞争对手展开正面厮杀。

这也意味着,百度最终选择了低价抢市的道路。

▌吕骋和渡鸦

实际上,不管是 3 月的发布会,还是 6 月的发布会,出面的都是景鲲,吕骋并未露面,我们也再没有听到任何关于 Raven H 的消息,就连发布会的 Keynote 里都没有出现 Raven H 的身影。

The Information 的消息显示,渡鸦团队变更为 Raven Studio 之后,员工总数从最初的 80 人左右压缩到了 10 人。

吕骋和他的渡鸦显然没有达到百度的期望。

据 36Kr 报道,2018 年春节前,陆奇召开了一次高层年度总结会,说刚过去的一年有两个遗憾:“其中之一是渡鸦的收购太过草率,很多(收购)以后怎么做的东西都没想清楚。”

曾经有人在知乎上预言,陆奇在百度肯定干不长,而且离职原因质疑是为收购渡鸦科技背锅。虽然陆奇真的离职了,但是这个锅似乎不该由陆奇来背。

渡鸦科技于 2014 年创立,曾经入选全球最顶级的创业孵化器 Y Combinator,并获得过包括真格基金、DCM创投、经纬中国以及和玉资本在内的中国顶尖科技投资机构的支持,而且吕骋本人也在 2016 年 2 月入选《福布斯》30 位 30 岁以下亚洲人物榜,风光无限。

2016 年的时候,渡鸦科技希望展开新一轮融资来做大业务。吕骋经人介绍认识了百度的高管,而后者恰恰在寻找人工智能和硬件领域的新机会。李彦宏与吕骋见面,并表达了对年轻创业者的支持,而李彦宏的妻子马东敏后来对渡鸦科技的积极反馈也进一步确立了这笔交易。

虽然吕骋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和陆奇 2014 年底相识于美国,而且有过多次交谈,但是一位接近渡鸦并购案的人士告诉 36Kr:“渡鸦是李彦宏看中的项目,快 close 时陆奇才过来。”

百度对渡鸦的收购是在陆奇加盟百度之后发生的,但是各方的消息显示,李彦宏和马东敏才是这笔交易背后的真正决策者。

然而,这笔不方便透露金额的交易最终却成了“遗憾”。不过,这或许早有预兆。

在知乎上的“渡鸦科技是家怎样的公司?(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760885)”,以及“如何评价百度收购渡鸦科技?(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5892270)”两个热门问题底下,多是不看好的声音。不管是对渡鸦科技,还是对吕骋本人,都有诸多负面反馈。

而老道消息的一篇《姑娘和投资人喜欢的是同一种创业者》,更是笔触辛辣:

不熟悉渡鸦的读者会好奇,这个人到底在做的是什么产品,我在这里抄录其官网介绍如下,“一呼百应的家庭智能控制中心 Raven H1”,“下一代聊天工具,未来操作系统雏形 Flow”。你可能听不明白这是什么,也没用过这些产品,不过用过了你就会发现这些产品还不错,就是没什么用。

而一旦有机会去参观这家公司的办公室,你就会忘掉他们半年没有更新、偶尔出现的BUG、评价三星半的App。因为办公室逼格实在是高,光一个屋顶就要300万。天花板之上是Airbnb中国,楼下是特斯拉芳草地旗舰店,与奢侈品牌历峰集团和纪梵希比邻而居。

在被百度内部逐渐边缘化的日子里,吕骋其实也有过豪言壮志。据凤凰科技报道,在CES 2018的期间,吕骋曾直言道:“如果以后百度的智能硬件做得不好,大家可以尽管来 diss 我。”

几个月之后的今天,已经有消息传开,称吕骋正在考虑离开百度。相比陆奇卸任时的喧嚣,不管吕骋走与不走,都很难对百度造成太大影响。

百度既然决定要加入这场“肉搏战”,并备好了充足的弹药,我们这些消费者坐享价格战带来的益处就好。

收藏

相关话题
文章来源栏目
+关注

评论(0)

加载更多评论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分享到

QQ空间 QQ好友 微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