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之人性的思考,机器人罗夏墨迹测试

发表于 2018-06-17 22:40:19 收藏 已收藏
赞(0) •  评论(0

人工智能之人性的思考,机器人罗夏墨迹测试

发表于 2018-06-17 22:40:19

我不害怕人工智能,我担心的是那些对人工智能感到恐惧的人们。

在20世纪60年代,一位心理学家盯着他的病人——一个谢顶的中年领班,他的手里拿着一支香烟,一缕香烟环绕就像是虚幻的光环。心理学家举起一张墨迹图,一个用黑色的墨水随机喷在白色的抽认卡上形成的模棱两可的图像,问他的病人看到了什么。

他的病人思考着,不愿意或着说是无法去表达他的感觉,想法和动机。在描述这种模糊不清的事物的时候很可能无意中暴露了出他内心的一部分。工头无法识别那些难以区分的线条或污点。他看到的是一男一女在做爱,或许是更激烈的事。他看到了一位母亲抱着她的孩子。他看到了一场可怕的谋杀。

虽然这些墨迹图所描述的内容很少去揭示真正的世界,但它们揭露了很多关于描述他们的人的本质,因为当面对一个不可思议的抽象事物时,人们往往把自己投射到这种模糊的事物上。

让我们从人工智能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我说的不是自动驾驶汽车,或者是在Gmail上为壁纸和那些精美的皮靴设计广告的算法。我说的也不是那些为了在沙丘路上的风险投资家那里筹集资金,而被我们称之为人工智能的东西。我说的是通用人工智能,它是一种需要某种东西而得以生存的计算机。就好比制造一种有意识的足够聪明的机器,并有能力让它们自己变得更聪明。

以这个为出发点,我们便可以进行这样的思维实验:

那些会独立思考的机器确实会让自己变得更聪明,一旦它变得更聪明,它就会学会如何让自己更加聪明,这是很好的衡量标准。机器变得越聪明,这种模式重复的速度就越快,机器的智能就开始成倍增长。

打个比方,周二早上诞生的有意识的人工智能机器可能会比周三下午诞生的最聪明的人聪明一倍,而到了周五,它就无所不能了。这就是我们像上帝一样来创造事物的方式。在书呆子的学问中,它被称为奇点。唯一值得关注的问题是——人类可能不再处于智力链顶端——这种指数增长的智能真正想要的结果是什么呢?对于传统智慧来讲,它无疑是一种谋杀。

反乌托邦版的超能力经常被科技行业的领袖们描绘,好莱坞在《终结者》(Terminator)以及最近的《机械姬》(ExMachina),甚至《复仇者联盟》(The Avengers)等影片中也对此进行了描述。“愤怒的人工智能上帝”是一个众所周知的故事,因为你总是会听到类似的故事情节: 我们建立了能够进行思考的机器,它在各个方面都超越了我们的能力,然后出于各种原因我们被它所毁灭。”也许它认为我们是一种威胁,也许我们只是在它进化道路上的一部分,它几乎没有察觉到我们——人类,一个可被任意支配的像昆虫一样的种族。

当然,有很多观点反对现在普遍存在的人工智能会在将来造成巨大的灾难。我自己也对那种反乌托邦观点的逻辑提出了质疑。实际上我们的关注点与那些会思考的机器的本质并没有很大的关联,我们主要关注的是它的实现方式以及它的意义。首先,大多数被各种文化中描述的人工智能看起来都是类人的,这在技术现实中是没有根据的。那么,奇点的真实范围几乎是不可能预测的,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这些关于广义上不可知的观点从何而来?

要试图去理解一个假想的如神一般智能的动机显然是非常困难的。就好像对于你心爱的拉布拉多犬来说,你是一个拥有巨大魔力的生物,有着几乎不可理解的行动力。你能够召唤来自无生命物质的光明和声音,穿行在愤怒的金属组成的街道上,还能够用你的手投掷火焰!拉布拉多犬对人类的概念是扭曲的,因为狗的智力和人类的智力有很大的不同。我们把这个差异命名为“x”。现在,当我们试着去理解有史以来最聪明的人与一个假想的、由奇点而生的类神智能之间的区别时,我们可以把我们在智力上的差异保守的设为“1000X”。

你永远都想象不到这是怎样的一种智慧?

在这里,我们探索了这种不可思议的抽象概念并进行了机器人罗夏墨迹测试。但如今的心理学的提示中表明,我们所观察到的其实不是完全模糊的图像。我们正试图想象一个放大了的思维。在这里,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特别相关的数据点——我们自己。在试图想象放大的智能时,我们很自然地会联想到自己的智能被放大。在想象这种放大智能的动机时,我们自然会联想到自己。假设当你试着去构想一种能够拥有机器智能的未来时,一个怪物出现在脑海中,你很可能一点都不不害怕那些异形生物。真正害怕的是和你一模一样的东西。如果你自己在未来拥有无限超能力,那结果是怎么样的?

心理投射在人工智能以外的其它环境中有很大的作用。在科技行业,“精英统治”的概念现在备受争议。你的生活有多少是由运气决定的,多少是由意外决定的?我们在这里没有确切的答案,是否能够有更好的罗夏墨迹测验来区分高成就的人和那些只懂得索取的人?有关人性的问题几乎往往都是自我反省。我们本质基本上都是好的,当然不排除一些例外。或者人基本上都是野兽,我们的兽性仅仅被我们自我暗示的一系列被缓慢侵蚀的条条框框所限制——法律,信仰,社会。

一个人的内心活动不能被完全暴露出来,显然也不能被旁人所观察到。因此,我们不能,起码是目前不能做到的,去真正了解一般人的内心活动。但我们可以了解自己。所以当面对关于智能的大量抽象概念时,我们往往会举起一面镜子。

并不是每个害怕人工智能的人都会有对他人造成伤害的倾向。有很多人根本没有深入思考过这些问题,他们往往会向周围寻求线索,想要了解自己的想法,而且愿意告诉他们的人不在少数。毕竟,媒体要进行广告宣传,而且从历史上看,媒体们通过渲染恐怖故事往往会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当我们想要去了解那些对这些问题有深入思考的人,比如,对一个有深度的剧本,一本书,或者一个公司进行思考的人,在这种时候,墨迹测试是值得考虑的。

收藏

相关话题
文章来源栏目
+关注

评论(0)

加载更多评论

参与评论

分享到

QQ空间 QQ好友 微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