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中国创新?五个方面将成为泰雷兹未来创新最关键的突破点

李倩 发表于 2018-06-20 16:50:31 收藏 已收藏
赞(0) •  评论(0

如何在中国创新?五个方面将成为泰雷兹未来创新最关键的突破点

李倩 发表于 2018-06-20 16:50:31

泰雷兹成立100年来,经历过各种变化,唯一不变的就是集团每年5%的收入都要用在创新和研发上。在集团内部,甚至会有员工拿到诺贝尔奖,可以与世界顶级的高校相媲美。由于对创新的坚持,才使得泰雷兹能够跟上变革的脚步,抓住机遇。

目前看来,人工智能、物联网技术、自动化、大数据、以及如何在中国创新,这五个方面将成为泰雷兹未来创新最关键的突破点。

泰雷兹在中国的创新方面,一直都持有开放的态度。有些欧洲国家的企业并没有察觉,中国的创新已经从低成本迈向了研发型。有一些外资企业由于中国的成本不再低,当在中国遇到营收下降的时候,就迁移到印度。不同的是,由于集团总部在中国进行大量的交流和调研,泰雷兹对中国有了很深的了解,并且通过与高层领导们多频次地沟通中国区的创新与战略职能,使得集团对大中国区的创新理解较为深刻,也奠定了将创新落到实处的战略规划。

“从毕业以来我都是在跟计算机打交道,但我一直都想从这个框架中跳出来。” 洪希仁说,“创新可以让我们知道,如果想要通过科技改变世界的话,便要对科技进行全面的了解。例如,如果想要了解新科技对社会的可视性,便需要了解很多其他的东西,比如战略、市场等等,从而我们便不再认为销售只是简单地交际应酬。如此可见,创新会帮助我们对很多事释放出更深入的理解,进而对我们个人生活产生影响,让生活跳出单一领域,变得丰富多彩。”

洪希仁

泰雷兹创新总监

泰雷兹创新总监洪希仁在创新领域拥有10年以上的行业经验积淀。2017年9月加入泰雷兹,主要负责泰雷兹集团在中国的创新布局,结合中国创新生态系统初创公司、学术单位以及行业伙伴,用创新方法以客户为中心,创建开放创新的平台,开发面向未来的应用。沃尔沃集团北亚区创新负责人、东软集团技术发展部总监、埃森哲资深经理。台湾长荣航空系统搭建主要工程师、台湾上海银行数据库设计师。

谈到创新工作时,他表示:“首先,创新要配合整个公司的战略和市场目标,落到实处;其次,创新源于很多决策参与,不能只看沃尔沃或者泰雷兹集团内部带来的效益,或者单方面成长,要和创新伙伴共同成长。在此前提下,无论创新的内容如何,都是改变思想和工作方式的触发剂,从而不断地进行数字化转型,带来新的业务。即便是不同的创新意见,放在不同的企业或者参与者之中,都比较容易看到共同的目标。”

洪希仁在刚从台湾来到中国大陆时,曾任埃森哲资深经理,负责交付业务。作为一位创新工作者,最重要的是带动多方面为一件事做联合式的创新。除了考虑技术方面的可行性,还要兼顾业务方面的可持续发展或者投资回报性,最终还要从用户的角度思考如何将技术可行性、业务可持续、用户渴求三方融聚在一起。

在洪希仁看来,创新工作最有挑战有意思的一点就是它在不断创造新的商业机会。创新工作能够从全盘视角理解公司的发展,然后打造出全新的idea,这个事情的发生通常能够带来很多,包括公司的成长与个人的实践。从这个意义来看,作为一个驱动者、连接者、创新者产生一个idea,或者作为创新直接的开发者,专注在创新技术上进行一些开发,能够将几个角色融合在一起,是一件具有强大驱动力和有意思的事情。

当大企业遇上创业者

泰雷兹在做创新之前都会进行一场内部交流会。确保任何的创新的驱动力,都来自业务部门、产品线,而不仅仅是创新中心,并且要培植当地的创新生态系统,以科技突破、成果转化、优化业务模式和服务为目标。

在跳出思维的禁锢以及品质担忧之后,传统企业在进行数字化转型路上更需要思考的是进行怎样的改变。吸引初创公司则是一种最优的选择,因为能够进行优势互补,带动大公司的创新。因为创业公司拥有全世界顶尖数字化的能力;敏捷迭代的团队精神;不惧失败不断探索的实践精神。

在过去,大公司对于创业者来说,更偏向于一种单纯的业务成长类的期待。现在,整个价值链的分工和理解上已经成熟了很多,不再是单一的任务与合作的问题。整条价值链环环相扣、存亡相依,成员之间共生共荣,提供不同价值的多个角色紧密地串在了一起。

从第一个层面来看,如今的成熟度对于大公司来讲,曾产生过很多保护主义的辩论,关于和小公司合作,技术被迫输出的担忧等。曾经困扰我们的知识产权问题,都会通过改变思维的方式进行理性的解决。例如那些技术和数据可以拿来作为价值的贡献,这些贡献不但能够带动小型公司、初创公司的发展,还能够直接带动大公司的成长。

另一个层面上,大公司也逐渐认识到,即便有最先进的技术但没有做到数字化、产品服务化,即便在这个行业做得很顶尖,也是没有办法应对新的改变或者转型的,因为技术一直都在不断精进。而良好的运营性,新业务模式的改变,或者增加整个客户接触的能力,都必须要用创新的技术不断地迭代往前发展、转型才可以。

近几年来,泰雷兹已经从观念上进行了转变,将创业者放在了非常重要的位置,接下来就是要如何落实。通过在全球战略汇报上的努力,中国区域的创新工作现已得到了集团很大程度的支持。

例如,集团意识上要将中国的团队从1300人发展至3000-5000人,接下来就是要考虑什么业务,哪一块业务可以从中国贡献到国外,哪一块业务可以在中国成立一个竞争力中心,例如在人工智能和某些自动化方面。这些自动化也许可以用到我们的航天航空、陆海空各种交通载体几千台飞机之间的协作,几千台水下作业船舶间通信,或者高速运行列车之间新的控制系统。

泰雷兹目前最重要的课题就是思考一些国际的支持,以及中国的创新职能,包括哪一块新业务或者新的业务线可以在中国产生。

中国现在如火如荼的发展,数字化进展程度惊人,不仅体现在技术方面,在数据方面。例如,腾讯微信的应用,可以说是一个超级应用,一个微信可能有9项社交功能,4项交通的功能,还有时尚、金融等总共60多项功能,再加上阿里的平台可能有90多项功能。相较于其数字化能力,它最重要的是掌握了很大的数据量,对于客户的行为,能够有一个全面的理解。

所以泰雷兹在中国做创新的时候,不仅看技术飞速的发展,整个中国数据生态,例如现在的航电系统,所有飞机的起飞、降落、导航系统,目前泰雷兹排在世界前两位。此外,还有飞行员培训系列,也是位于世界前列。但是这些系统,用来作为训练整个机器学习、深度学习的模式,所用到的数据是国外飞行员、国外的一些数据。如何利用中国大量的数据,怎样与大型学术机构有一些客户行为研究或者天气数据的运用,是泰雷兹在创新方面很大的侧重点。

同时,洪希仁强调说,“有很多大公司现在通过将门这样非常专业的公司帮助他们与创业公司连接在一起。例如创业公司的智能视觉处理技术可以帮助泰雷兹将汽车行驶及行人穿越智能识别等功能集成在自动驾驶中,从而弥补了之前卫星信号在地下不稳定的缺陷。”

泰雷兹正在尝试如何能在连接创业公司方面发掘更多新的商业机会:

首先,作为创新的带动着和推动者,泰雷兹会帮助中国的初创公司把创新的触角伸出去,并把国外的技术团队引进来,共同做一些关于创新的探讨。

其次,泰雷兹希望与初创公司共同成长,而不是摘取成果,因此会将一些市场、技术、数据带到创新的互动中来。

最后,从创业公司的角度来看,泰雷兹希望初创公司能拥有自己的用户、市场以及围绕客户变化需求的敏捷迭代。这些具有特别技术能力并有一些数据和客户基础的初创公司,会被连接到泰雷兹真正的大客户中,做一些新的业务尝试。

AI对商业世界的影响

人工智能在全球范围内产生了巨大影响,现在中国对AI的投入位居世界第二,在2030年也许中国的整个AI产业规划会超越美国。对于泰雷兹来说,希望落到实处来看待AI。就目前来看,AI将对泰雷兹的航空、航天、安全、轨道交通等领域带来实质性的影响。

例如现在发射的卫星,发射之后轨道就被占用了,将来便可能通过AI做一个软件定义的卫星,这个卫星在运行的过程中,当功能改变的时候,它会随时通过AI看到目前的情况从而变成某种不同功能的卫星。

或者目前的深度学习、机器学习及情景感知等也许能够帮助预测空间交通拥堵的问题。因为现在泰雷兹的系统控制着中国60%以上的飞行空管领域,公司正在与空管部门进行研究,如何通过对数据戴眼镜,能够更好的预测,解决飞机延迟的问题,能够更好的根据不同气候情况,分析不同机型特征,从而缩短飞机降落间隔。如果节省几分钟,则可以减少百分之几十的空中交通拥堵问题。

再如,泰雷兹现在正在做的机上娱乐系统,如何通过大数据对乘客用户体验进行提升。对机场空港来说,运用AI来帮助航空公司运营整个机队,包括节省流量,在不同天气数据下通过深度学习预测乱流,帮助飞行员躲避,以及更好的数字化服务及乘客体验等,都是对AI很好的落地。所以泰雷兹更希望能通过AI将业务落到实处,在不同的领域能够带来更多的民生便利,以及新的服务。

关于AI和航空航天领域的结合,最大的关键点就是安全性。例如如果将意外事件发生概率控制在10亿万分之一以下,需要花很多事件重建业务线对人工智能领域的影响。从大方向来看,泰雷兹所从事的业务可以分为两部分:首先是有安全保障的部分,其次是人工智能能够带来便利的部分。

2018年对于比较传统的领域来讲,是一个思想开放的元年。在能够接受改变的心态之下,可以做一些实验性的工作,泰雷兹也准备了大量的资金去做一些创新的投入,再通过一些创意竞赛等方式来尝试做一些创新的探索和改变。

收藏

相关话题
文章来源专栏
+关注

评论(0)

加载更多评论

参与评论

分享到

QQ空间 QQ好友 微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