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战争将依据怎样形势进行? 论人工智能将如何改变职业军事教育

工程师谭军 发表于 2018-07-10 16:17:19 收藏 已收藏
赞(0) •  评论(0

未来战争将依据怎样形势进行? 论人工智能将如何改变职业军事教育

工程师谭军 发表于 2018-07-10 16:17:19

如果军事组织要成功地适应这个新时代,它们就必须最大限度地发挥人的潜力,以获得知识优势。

未来战争将依据怎样形势进行? 论人工智能将如何改变职业军事教育

人工智能和自主武器的出现是否会掀起军事领域的一场新革命?这是Frank Hoffman 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提出的问题。与以往的此类革命一样,技术并不是军事组织成功开展行动的方式发生重大变化的唯一决定因素。新组织的发展和新的作战概念也同样发挥着重要作用,这些都是人类的领域,而不是机器的领域。因此,如果军事组织要成功地适应这个新时代,它们就必须最大限度地发挥人的潜力,以获得知识优势。为了建立并维持这一优势,各国领导人需要重新思考专业军事教育系统,并学会如何最好地将人力和人工智能结合起来。

本文将探讨军事组织如何通过利用人工智能的潜力来确保其人员为未来战争做好充分准备,以及这将如何影响专业军事教育。如果能尽早对教育模式进行改革,就能使各机构能够在整个军事体系的协作环境中,最大限度地发挥人类和人工智能的优势。在这样做的过程中,各组织还可能发掘出新的和更有效的思考、规划和执行军事行动的方式。

1人工智能的军事潜力

军事机构、政策制定者和情报机构正在感受到扩大人工智能的军事应用(和更广泛的国家安全应用)的竞争压力。美国和中国政府都已经发布了长期战略,以在人工智能的发展和应用方面引领世界。

但什么是人工智能?正如迈克尔·霍洛维茨最近在《德克萨斯国家安全评论》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的那样,人们对该术语的具体含义并没有普遍的一致意见。出于我自己的目的,我使用了Amir Husain在《有情机器:未来时代的人工智能》中提出的定义:人工智能是最重要的关注算法的科学,无论它们是否从数据中学习。基于这一定义,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Genevieve Bell将人工智能描述为“21世纪的蒸汽机。这不是游戏的结局,而是完成所有事情的方法。”最后,本文中描述的潜在应用假设使用的是目前西方国家技术能力所及的“狭义”人工智能。

未来战争将依据怎样形势进行? 论人工智能将如何改变职业军事教育

军方需要人工智能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大量传感器和通信网络的融合,以及数据和信息流的加速。随着信息量的不断增加,人类处理信息的能力并没有得到相应的提高。实际上,人类正迅速成为决策过程中最缓慢的一环。正如伊恩莫里斯所写的,尽管西方对自主武器系统的应用存在很多伦理上的争论,但,“当机器人用OODA (观察、定向、决定和行动)纳秒循环开始以毫秒的OODA循环杀死人类,就不会再有这种争论了。”

对人工智能应用的深入了解可以轻而易举地从私营企业那里获得。微软的Cortana、谷歌的Now、亚马逊的购物网站、Netflix的流媒体算法和苹果的Siri都结合了用户输入、大型数据库访问和定制算法,根据用户之前的决策和数百万其他用户的决策为人类用户提供决策支持。正如尤瓦尔·赫拉利所描述的那样,这代表着一种缓慢而稳定的权力从人类转移到算法的转变。将一些决策支持和决策转移到机器上存在缺陷。但此举也为军事组织提供了信息过滤的潜在好处,探索了更多的选择,并对这些选择进行了更深入的分析。这可以在复杂的行动和战略环境中提供更快或更高质量的决策。

2人工智能与战争的智力准备

为了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为其人员提供智力准备,军事组织应该开始提供人工智能方面的基础教育。人工智能和专业军事教育的交叉将使得军事人员对这一概念有更广泛的认识,将人工智能纳入教学过程,Benjamin Jensen、Scott Cuomo和Chris Whyte最近的一篇文章探讨了这一点,并将其用于帮助军事机构探索新的作战概念。

未来战争将依据怎样形势进行? 论人工智能将如何改变职业军事教育

人工智能教学

正如人工智能在商业领域的激增一样,它也可能通过军事决策来扩散。它可用于所有环境的情报分析、战略决策支持、作战规划、指挥和控制、后勤和武器系统。但是,如果机构要使用人工智能,他们将需要知情的用户,以形成人工智能的应用,并提供质量保证。人工智能的一个挑战是缺乏“可解释性”。支持这些新功能的算法并不总是很清楚的。这种“黑匣子”特性应该会促使军事人员为其各种应用做好准备。

因此,军事组织需要的不仅仅是开发算法和设计军事系统的人工智能方面的资深技术专家。根据英国政府最近的一份报告,任何使用人工智能的熟练劳动力应该是具有基本理解、更多知情用户和拥有高级技能的专家的混合体。在未来几年中,所有级别的军事人员都将需要掌握人工智能方面的基本知识,包括对其应用的了解、如何提供一定程度的保证和质量控制、以及如何将其与人类智能进行最佳结合。西方军事教育系统目前还没有为所有人员提供这种提高“识字率”的办法。然而,正如英国的报告所指出的那样,正是技术专家与整个部队技术素养的提高相结合,才使未来的军事组织能够充分利用人工智能的好处。

必须调整现有的专业军事教育方案,以提供更高的技术素养标准。目前,至少在西方,专业军事教育课程一般侧重于三个关键领域:国家安全政策和战略、联合作战以及重要的指挥、领导和道德领域。虽然西方国家在采购和后勤方面提供了专业课程,但对对先进技术的影响和利用有更广泛的理解的机会还是有限的。还需在课程中增加技术素养、先进技术的道德以及采购和后勤方面的培训,这将有助于组织了解新技术、促进质量控制、并处理不当算法的偏见和风险。

未来战争将依据怎样形势进行? 论人工智能将如何改变职业军事教育

这个额外的教育重点,将伴随士兵整个军事生涯,这样就可以帮助军队建立一个有深度的体制人才库,这些人了解人工智能并欣赏人类,他们可以在各级指挥中有效地与机器协作。但这种变化并不简单。同所有重大的机构改革一样,为了将这一额外的知识重点纳入不断发展的专业军事教育中,需要高级领导者的倡导、对新课程的投资,以及在联合和单一服务教育方案中严格实施。

人工智能学习

人工智能也具有改变军队教育方式的巨大潜力。正如最近的一份报告《Intelligence Unleashed :An argument for AIin Education》所描述的,人工智能驱动的智能辅导系统也许能够提供模拟一对一的人工辅导。学生们也可以从人工智能这一“终生学习伙伴”中受益,这是他们在进入军队时获得的教育,但将伴随着他们整个职业生涯。对于他们来说,军事院校的教师也可以利用自己的助教,与学生进行交流、了解学生的情况、并向学生提供有针对性的学习建议。

人工智能也可应用于协作学习,军事组织长期以来一直利用这种学习方法来分享历史教训,并建立高效的和有凝聚力的团队。今天,大多数协作学习都被用于训练(如低级别的战术技能)。然而,人工智能也可以帮助开发认知技能,以支持团队中更高级别的行动和战略规划。它可以通过为协作学习提供更真实的环境、更智能的敌手系统来挑战学生,或使用专门设计的算法和课程数据来融合以往作战的经验教训来做到这一点。

未来战争将依据怎样形势进行? 论人工智能将如何改变职业军事教育

最后,正如Jensen、Cuomo和Whyte所描述的那样,人工智能可以用于专业军事教育中的高级模拟。目前,军事机构中的大多数模拟系统都集中在训练结果上,例如炮击、驾驶、飞行、舰桥和炮兵观察。有一些模拟则侧重于更高层次的认知技能,如联合研讨会的战争裁判工具、联合冲突和战术模拟、以及战士模拟(WARSIM 2000)。这些工具通常需要大量的互动者来提供背景资料,这些工具代表了在联合和联盟作战中教育更多高级军官的早期努力。使用人工智能的更复杂的工具可以磨练高级军事领导人以及潜在的民间政策制定者的认知技能。

最终,通过将人力资源数据库、理论图书馆、经验教训数据库和课程设计联系起来,人工智能也许能够识别军事专业人员学习经验方面的差距,以及确保他们在知识上适应未来冲突的解决方案。这最终可能会减少服务专业军事教育与联合职业军事教育之间的官僚区分,从而使军事和国家安全机构构成统一的教育连续体。

概念发展中的教育与人工智能

如果军事机构能够利用人工智能的好处来建立对这一概念的认识并更广泛地帮助学习者,将为21世纪新的作战概念的实验奠定基础。正如艾莉·巴特尔斯所指出的那样,战争游戏正在美国国防部经历一场复兴。多个军事教育机构,如国防大学和海军战争学院,在帮助其武装部队开发新的作战方法方面拥有深厚的专业知识。军事教育机构也都有着悠久的历史,被用于发展未来的作战概念——这是作战能力转变的关键因素。

未来战争将依据怎样形势进行? 论人工智能将如何改变职业军事教育

受过良好教育和经验丰富的军官熟悉人工智能的优点和缺点,这将使各机构能够构建以人机和人工智能团队为特色的新的联合作战概念。通过这些探索,组织可能会发现,自主系统的运行速度迫使人类进一步加强对指挥系统的控制。正如托马斯·亚当斯在2001年指出的那样,战术战可能成为机器的工作,并且将根本不适合人类。而且,即使这些实验为机构现代化和作战概念提供了信息,它们也可以提供有关未来如何更有效和合乎道德地利用人工智能的反馈。

这些实验还可能暗示着对设备、部队结构、人员和职业管理结构的潜在改革。正如贝尔所指出的,过去的工业革命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就业机会。在应用人工智能方面的有力实验很可能会削弱许多现有的军事职业类别的作用,并突出了对新职业类别的需求。1913年,没有“坦克船员”这样的职业,但那时候有许多骑马的骑兵。1945年,我们无法想象“网络战士”会成为核心军事能力。现在,我们可能也还没有想象到未来会在数字时代蓬勃发展的职业。

3结论

美国国防部在2017年对未来的作战环境进行的一项研究中,将人工智能描述为“我们这个时代最具颠覆性的技术”。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能力的潜在应用可能是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最深刻的方面之一。的确,这是两个世纪以来,经验丰富的专家们和业界人士首次质疑技术转变是否会导致战争性质的变化。

未来战争将依据怎样形势进行? 论人工智能将如何改变职业军事教育

在未来的冲突中,决策周期很可能比人类的认知过程更快。军事指挥与控制以及战略决策者都需要人工智能来处理信息,并为决策者提供比对手更快(或更高质量)的选择方案。正如我之前所写的,军事组织将可能包含数千甚至数万个无人驾驶和机器人系统,其中包括某种形式的人工智能。在这种环境中,各方都可能拥有人工智能和自治系统,因而,这场比赛可能转为智力上的竞争。

这个自主系统的新时代,以及由此产生的新组织和作战概念,将要求更多的军事人员掌握人工智能和其他先进技术方面的知识。这将需要新的方式来教育军队中的人。技术发展的速度也要求在一个不断发展的专业军事教育体系中频繁地对人员进行再培训。在利用人工智能的潜在能力,逐步发展专业军事教育方法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建立一个知识优势,超越未来的对手。

收藏

相关话题
文章来源专栏

评论(0)

加载更多评论

参与评论

分享到

QQ空间 QQ好友 微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