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动力电池业的洗牌时代已经开始,澳洲锂矿商何去何从?

李倩 发表于 2018-08-16 16:14:55 收藏 已收藏
赞(0) •  评论(0

中国动力电池业的洗牌时代已经开始,澳洲锂矿商何去何从?

李倩 发表于 2018-08-16 16:14:55

摘要

中国动力电池业的洗牌时代已经开始,对澳洲锂矿商来说,全球最大的市场已发生了巨变,曾令他们踌躇满志的成功前景脚下,横亘着一片深水区,如何涉过,则是未来几年绕不过去的挑战。

2017年下半年,宁德时代的巨型IPO前后,让中澳资本市场上大热的锂概念达到了一个新的燃点。然而,沉浸在宁德时代闪电IPO狂欢中的动力电池业不久就蒙上了阴影。

宁德时代上市后遭遇第一个跌停,比亚迪业绩股价双双下滑,沃特玛深陷债务危机,猛狮科技自曝现金流紧张,妙盛、智航等一批动力电池企业遭遇了停工减产……

中国动力电池业的洗牌时代已经开始,对澳洲锂矿商来说,全球最大的市场已发生了巨变,曾令他们踌躇满志的成功前景脚下,横亘着一片深水区,如何涉过,则是未来几年绕不过去的挑战。

➤新政策“逼退”落后产能

自2009年开始推广至今,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已步入第十个年头。得益于政府的支持与推广,新能源汽车呈爆发式增长。但在高补贴政策下,动力电池市场鱼龙混杂,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现实是:许多企业靠补贴赚钱。

让整个动力电池产业中现出“裸泳”原形的,是今年8月开始落地的新补贴政策,新政策对动力电池的技术指标提出了明确要求,规定电池能量密度低于105Wh/kg不予补贴,这将一大批落后产能“挡在门外”。

今年6月,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被曝出近500名职工放假六个月,随后其母公司陕西坚瑞沃能股份有限公司(300116)又拟将沃特玛的部分资产折价变现。

去年7月报道过,Altura与坚瑞沃能及中国大型锂金属及电池材料生产商Lionergy分别签署了具约束性的承销协议。在五年内,两家中国公司每年将分别承销至少10万千吨(dmt)氧化锂含量为6%的锂辉石精矿。

在两个合作伙伴的强力支持下,Altura已开始对Pilgangoora锂矿项目进行初步第二阶段扩建计划。目标是为满足合作伙伴的增长计划,将年产量从22万吨提高到44万吨。

Altura甚至考虑入股Lionergy在中国内蒙建立的碳酸锂/氢氧化锂工厂,该厂投资者也包括坚瑞沃能。据称该厂有能力吸收Altura的Pilgangoora矿场第一阶段的所有产出。

过去三年,澳大利亚长期位居世界上最大的锂生产商地位。澳洲锂概念企业大多位于产业上游,其发展止于开采与精炼。当产业链下游洗牌开始时,意味着上游的需求也将发生改变。

数据显示,中国动力电池配套企业已经从2015年的大约150家降到了2017年的100家左右,已有三分之一的企业被淘汰出局。未来,会有更多的企业遭到清理。中国新能源汽车知名专家王秉刚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盲目投资严重,突出表现是电池。现在看来,大部分动力电池企业会退出”。

➤澳洲锂矿商何去何从?

随着中国产业政策的变化,手握中国的电池制造商的大单的澳洲锂矿商,该何去何从?

由于担心大量新锂供应将进入市场,澳洲的锂概念股持续下跌。在过去六个月中,约有75%的ASX锂概念股(100家左右)股价下跌了2%至90%。本月大型锂公司股票进一步下跌。

例如,AVZ Minerals本月已经跌去了近三分之一,尽管8月2日它曾公告确认已经发现了世界上最大的锂矿床。Tawana和Kidman等也在同期下跌。

投资公司Lion Selection Group的基金经理Hedley Widdup上周表示:“过去一个月左右的市场中多少受到了贸易战情绪的影响。围绕锂和钴之类的泡沫也在受到关注,人们似乎在撤火。”

市场预测机构罗斯基尔称锂供应过剩最早可能从明年开始。“中国的电动汽车销售依然强劲,尽管2018年中期激励政策的变化导致了一些不确定性。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澳洲锂矿试产,罗斯基尔认为市场的锂辉石精矿库存增加,根据目前的预测在2019年会出现明显的过剩。”

上周投资银行麦格理Macquarie表示,锂市场“陷入供过于求的海啸中”。麦格理财富管理部门在一份报告中说:“多年来一直保持市场平衡的公司已经并且正在加入新入场者的热度,他们现在不是控制供应,而是宣布扩建项目……可能他们希望锂价保持在今天的高位-,或者可能是他们看到了供应过剩,打算成为最适合(即成本最低)的幸存者。”

据《西澳大利亚报》报道,西澳州政府再次呼吁利用“千载难逢”的机会在西澳生产锂离子电池。

矿业和勘探公司协会在一份提交的文件中表示,“如果将价值链向下推向电化学加工,到2025年,澳大利亚将多拥有锂电池市场2970亿澳元的份额”。

7月,澳洲锂矿上市公司Lithium Australia(ASX:LIT)开始在其布里斯班工厂生产锂离子负极材料的商业样品,准备面向电池市场。负极材料是锂离子电池储存锂的主体,使锂离子在充放电过程中嵌入与脱出。Lithium Australia有望成为澳洲第一家从开采到制造锂电池的锂电垂直公司。

短期内西澳不可能成为全球领先的电池制造中心,但许多业内人士认为,澳大利亚可以在电池价值链的某些方面进行扩张,尤其是阴极材料的制造方面。

近期碳酸锂的价格是一跌再跌,与市场会对电池的性能要求的调整有关。氢氧化锂在制备电池的作用上要明显优于碳酸锂,随之而来的市场供应量也会增大。

今年3月,天齐锂业澳洲公司总裁Phil Thick说:“氢氧化锂已成为首选产品……像特斯拉这样的公司只购买氢氧化锂。它的优势在于它能提供更好的能量密度,从而带来更好的续航能力。”

对于南美生产商来说,将碳酸锂转化为氢氧化锂,通常需要增加额外的加工阶段,这会增加额外的成本。但澳洲的硬岩生产商没有额外成本,他们在加工阶段就将浓缩物转化为碳酸锂或氢氧化锂。一旦按照电池等级规范进行标准化,锂矿公司整个成本曲线就会发生变化,因此,在全球供应体系中,低成本硬岩作业可能成为成本最低的来源。这将成为澳洲锂矿业的核心机会。

另一个变化趋势是,历史上澳洲的矿业出口就是将其原材料运往国外,但现在锂矿商越来越关注在澳洲进行原材料的选矿。选矿是将低品位的矿物进行加工、提纯,主要目的是提高矿物的品位,去除矿物的杂质。

几乎所有澳洲锂矿商现在都在建设或规划西澳的选矿厂,将其浓缩物升级为更高价值的氢氧化锂。

最先进的是天齐锂业,它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在Kwinana完成位于珀斯以南的氢氧化物工厂的第一阶段建设,斥资4亿澳元,并且已经批准再投资3亿澳元将这一产能翻番。

Albemarle、Kidman、Neometals和Mineral Resources也宣布了建立西澳选矿厂的计划,如果所有这些公司都实施了计划,建设费用将达到数十亿澳元。如何缩短链条、降低成本并更好地增加产品价值,是澳洲锂矿商正在努力发掘的机会。

收藏

相关话题
文章来源专栏
+关注

评论(0)

加载更多评论

参与评论

分享到

QQ空间 QQ好友 微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