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驾驶技术如何塑造未来城市和人类生活?

胡薇 发表于 2018-10-10 09:28:59 收藏 已收藏
赞(0) •  评论(0

自动驾驶技术如何塑造未来城市和人类生活?

胡薇 发表于 2018-10-10 09:28:59
+关注

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将带来全面的社会和经济影响。历史地看,传统汽车成为了人们最主要的代步工具,塑造了如今的城市。那么,自动驾驶技术在重塑汽车的同时,也将塑造未来的城市和人类生活。

一、自动驾驶,一场将全面影响人类社会的交通革命

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具影响的交通议题。如今,高级驾驶辅助系统(Advanced Driver-Assistance Systems,ADAS)如自动巡航、碰撞预警、车道保持等技术已被广泛应用于汽车上。以此为起点,自动驾驶系统(Autonomous Driving System,ADS)开发商有望兑现一系列更广泛的功能:从强大的驾驶辅助技术到无须人类干预地执行所有驾驶任务的无人驾驶汽车。

不仅百年汽车行业正面临着一场大的变革,既有汽车产业价值链将被打破,竞争的核心将从以设备为主的硬件市场转移到以服务平台为主的系统市场。而且人类生活也将受到影响,新的技术催生全新的商业模式和服务策略,无人出租车、无人物流、自动驾驶软件许可等正在涌现,将提供更快、更好、更廉价、更环境友好的出行方式,并将惠及每一个人。

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将带来全面的社会和经济影响。历史地看,传统汽车成为了人们最主要的代步工具,塑造了如今的城市。那么,自动驾驶技术在重塑汽车的同时,也将塑造未来的城市和人类生活。《无人驾驶》一书预言,人工智能将从颠覆驾驶开始,全球重构人类生活,一场关于交通、物流、能源、制造、保险、医疗、零售、娱乐、城市规划、伦理道德的全面挑战已经开始。如同智能手机一样,自动驾驶汽车的未来影响取决于设备、IT、能源三者叠加。

二、技术挑战犹存,公众不信任加剧,需要适宜的监管环境

发展高度自动驾驶系统的首要原因是,其有潜力极大增进安全并拯救生命。如果自动驾驶系统被证明比既有的人类驾驶员更加安全可靠,将给社会带来不计其数的福祉。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的调查数据显示,94%的交通事故的主要原因(critical reason)是司机失误,诸如瞌睡、醉酒、注意力不集中、超速等等。完全自动驾驶汽车的视野更广、反应速度更快,可以最大程度地减少失误以及随之而来的交通事故和伤亡。

但另一方面,消除人类失误并不意味着就不会产生与计算机、传感器和软件相关的失误。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机器人、自动化系统虽然取得了显著进步,但在很多方面依然达不到人类的操作水平。就自动驾驶系统而言,其安全性依赖于大量的专门软件、传感器、控制器、执行器等共同无失误地执行驾驶操作。但当前自动驾驶技术尚在发展初期,人工智能算法、传感器、数字地图、网络传输等有待进一步发展,就像人类司机一样,自动驾驶系统也可能发生失误,诸如识别失误、决策失误、行为失误等等。因此,在当前自动驾驶系统的安全性还没有得到充分的验证的情况下,自动驾驶汽车依然会发生交通事故,尤其是在自动驾驶汽车持续与人类驾驶员共享道路的环境中。

持续出现的涉及自动驾驶汽车的交通事故在不断打击人们对自动驾驶汽车的信任度和接受度。截至目前,谷歌子公司Waymo、Uber、苹果、特斯拉等自动驾驶系统研发商都遭遇过交通事故,比如,谷歌的无人驾驶测试车在过去的几年里发生过10多起事故,今年3月Uber的自动驾驶汽车在测试过程中致一行人死亡,关于这些事故的报道频频登上新闻头条,造成公众恐慌和不信任。显然,对社会公众而言,这项技术仍然是不安全的,人们还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将车辆控制权交给自动化机器。比如,美国汽车协会今年1月的一项调查显示,63%的司机表示害怕乘坐完全的无人驾驶汽车,还有46%的司机认为在与无人驾驶汽车共用道路时,他们会感到不那么安全。再如,美国Cox Automotive公司日前的一项调查显示,49%的人表示不会购买完全的自动驾驶汽车,总体来说,更多的被调查者表示,相比于搭陌生人的便车而言,乘坐由计算机控制的自动驾驶汽车更让他们感到不舒服。

公众对自动驾驶系统安全的信心对自动驾驶汽车长远发展和接受至关重要。如果人们不接受自动驾驶汽车,政府批准和技术发展就一无是处。因此,通过提升技术安全增加公众对自动驾驶技术的信任度和接受度就显得尤为重要,而这需要适宜的监管环境,以保障安全为首要目的。适宜的监管环境要求对既有监管模式作出调整,以及包括汽车制造商和科技公司在内的社会各界的共同参与。

三、自动驾驶技术发展呼吁移除既有监管法律政策障碍

自动驾驶系统作为新生事物,一开始处于“政策真空”当中,需要法律政策的革新。为此,美国、德国等各国政府已经纷纷承认了自动驾驶系统的合法地位,规范自动驾驶汽车的道路测试,允许将其应用于交通领域。正如美国交通部部长所言,我们尝试减少阻碍自动驾驶技术发展的法规;但是,我们不是特别清楚自动驾驶技术的实际情况,所以我们希望与产业界通力合作;我们想要确保我们所制定的政策不会阻碍技术进步。

监管法律政策创新对自动驾驶系统发展意义重大。今年1月,毕马威发布《自动驾驶汽车成熟度指数报告》,提出衡量自动驾驶汽车成熟度的四个指标:政策和立法;技术和创新;基础设施;消费者接受度。在其中,荷兰、新加坡、美国、瑞典和英国依次位列前五,中国排在第十六位。可见,政策和立法的准备和完善,是自动驾驶汽车研发和商业落地不可或缺的因素。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处于领先地位的国家如美国、英国、荷兰等,其政策反应也最为及时。

去年底以来,我国将自动驾驶汽车监管和立法提上议程。北京、上海、重庆等地方城市率先出台相关政策文件。其后,三部委发布《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规范(试行)》,成为规范自动驾驶汽车道路测试的全国性立法。但依然需要对一些既有的政策法规及时作出调整,以便在自动驾驶的国际竞争中抢占制高点。

其一,考虑修订《道路安全交通法》及相关条例仅允许有资格的驾驶人驾驶机动车上路的规定,将驾驶人的概念扩大到自动驾驶系统,以承认其合法地位。其二,在条件成熟时考虑修订《公路法》和《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禁止在公路尤其是高速公路上进行机动车性能测试或者试车的规定,为自动驾驶汽车从道路测试走向商业化应用奠定政策基础。其三,考虑完善高精地图测绘和使用的规定;因为一方面,地图测绘的较高准入门槛限制了高精地图的采集,而且地图测绘的“众包”模式存在也合法性问题;另一方面,地图信息的分档、偏转等要求无法满足自动驾驶汽车的精准定位和控制要求。总之,为了促进自动驾驶系统的发展,迫切需要对既有监管政策做出一定的调整。

四、构建“后司机”(post-driver)时代的安全监管

以人类驾驶员为核心的既有的汽车安全监管政策,没有完全考虑不断增多的辅助或自动驾驶系统的独特差别。因此,自动驾驶系统的发展要求以新的方式审视驾驶活动的本质。而其发展不该因不适用于新技术的过时的安全要求而受到阻碍。不需要驾驶员控制的自动驾驶系统意味着,现在与人类操作相关的汽车功能可能变得不必要或不实际。因此,健全的监管政策应当审查,对于完全的自动驾驶汽车而言,哪些强制性要求已经不再相关。比如,针对人类驾驶员的控制、显示、驾驶位、后视镜等可能变得多余,因而也不再需要受制于安全标准。

当前,在全球范围内,美国已经开始考虑针对自动驾驶系统制定安全和性能标准。2017年9月,美国交通部发布升级版的自动驾驶汽车指南《自动驾驶系统:安全愿景2.0》,确定了12项安全性能自评标准,这些标准是非强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