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浪尖上的联想

发表于 2019-06-05 16:59:45 收藏 已收藏
赞(0) •  评论(0

风口浪尖上的联想

发表于 2019-06-05 16:59:45
WPR
+关注

1

最近的联想,可谓是在风口浪尖。

人民日报海外版侠客岛对于此事的评价是:嗯,有点意思。

此言一出,舆论一片哗然,我们中国和美国闹得正僵,你却当起了逃兵?

而之前,联想一直树立的是国家品牌、民族品牌的形象。现在国家正是艰难时刻,你却这样做?

于是很多人对联想骂起了“美帝良心”、“民族的耻辱”。

很快,联想的CFO马上出来道歉澄清,说自己之前表述不准。

但很多网友并不买账,说他们在玩文字游戏,自己做的什么事情自己心里清楚。

实际上,联想这样大规模被骂,并不是第一次了。

在全球5G的重要会议上,联想把票投给了美国的高通,最后华为惜败。

据专业人士介绍,以后我们用的5G手机,每一台都要支付给美国公司高昂的专利费。

这一次骂得非常惨烈,连柳传志也慷慨激昂地出来澄清,说要打响“联想的名誉保卫战”。

联想最饱受质疑的就是公司属性的问题。

在天眼查中,联想集团(非联想控股)的高层,有一大片是外国人的名字。

神舟老总吴海军评价联想说:

“第一,人家根本没承认人家是国产品牌,只是我们中国人一厢情愿,人家总部在纽约,商务谈判都在纽约。”

“我们中国人认为联想收购了IBM,美国人从来不这么认为,美国人认为IBM收购了联想。”“在Intel和微软所有的采购名单上,联想永远是美国公司,从来没把他当中国公司,所有的谈判都是在美国谈,他所有的Intel和微软的采购,Intel和微软都是按照美国公司的待遇给的。”

外国的主持人问联想老总,你们到底是中国公司还是美国公司?

他回答的时候结结巴巴,停顿了几秒钟,答案也非常模棱两可。

他说:我们是根植于中国的全球化公司。

关于联想的争议还有很多,我就不一一拿出来了,那么桌子如何看待联想呢?

我的意见和人民网对于此事的评价是一样的:与其坐而“联想”,不如奋起“华为”。

华为和联想几乎是同时期出来的公司,相似度很高,而联想比华为刚创业时候的条件更好。

把两家公司和两个创始人放在一起比较,你会发现非常有意思。

2

1984年,柳传志创立联想的时候,已经有40岁了。

那个时候的他只是中科院人事局的一个小小的干部,他主动提出来要创业,获得了中科院计算所所长曾茂朝的支持。

中科院的传达室成了柳传志的办公室,还给了20万元开办经费。

▲联想最早的传达室办公地点

除此之外,中科院的很多资源他都可以使用:不受限制的招纳本所人员,可以使用所里的技术成果,员工可以使用自己原先在计算所里的办公室、电话等等资源。

虽然支持很多,但最令人头疼的是,不知道干什么。

他们倒卖过运动服装、电子表、旱冰鞋、电冰箱、彩电。

但是这里面的水很深,联想被骗去了14万元,公司一下子陷入了困境。

联想真正的转机是遇到倪光南。

▲倪光南

他是那个时代最顶尖的科学家之一,一心只想做中国人真正的技术,他毅然放弃在加拿大的高薪工作回国。

他说:“如果我不回来,我此后所做的一切不会对中国制造有所帮助。”

那个时候的电脑是全英文的,需要使用的话,就需要翻译成汉字。

这个时候倪光南开发出来了一套联想式汉卡。

这个汉卡,简直就是联想的财神爷,联想赚得盆满钵满,创造了上亿利润。

你想想那个年代,上亿值多少钱?

噢,对了,那个时候的联想还不叫联想,叫北京计算机新技术发展公司,就是因为联想汉卡的大红大紫,所以才改名叫联想。

就在柳传志把汉卡大卖特卖的时候,任正非刚刚从部队转业,到南油集团下面的一家电子公司。

▲年轻时的任正非

他在一笔生意中被人骗了,导致公司200多万货款收不回来,捅了这么大的一个篓子,他的饭碗自然端不住了。

这个时候,可以说是他的人生至暗时刻,被骗,被公司开除,老婆和自己离婚,几乎所有不幸的事情都发生在他的身上。

他的父母放心不下他,从贵州老家赶到深圳,一家人挤在10几平米的出租房艰难度日。

但是为了找到生计,任正非找朋友借来2.1万,成立华为公司。

▲华为最早的办公地点就在这座楼里

任正非和柳传志是同一年出生的,但是创业比柳传志晚了整整三年,也没有中科院这样的资源和背景。

一开始的华为,什么都尝试过,卖过减肥药,卖过火灾报警器,和高科技企业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就这样摸索,也没有赚到钱。

后来偶然听到一个机会,说一个叫做交换机的东西,市场需求很大,于是任正非跑到香港,拿下了香港鸿年公司的代理。

但是当时在大陆,代理有200多家,如何脱颖而出?

华为就在质量和服务做得比别的公司更好,这让他们的订单与日俱增。

可以说,当时的华为只是一家交换机代理销售公司。

但是任正非并不满足于只做代理,他想做中国人自己的交换机!

说出这个想法,很多员工吓了一跳,但是他很快挖到了科研人员。

柳传志有倪光南,任正非找到了清华大学的博士郑宝用。

▲郑宝用

任正非是这样形容郑宝用的:“千年难得一遇的科研奇才。”

郑宝用经过无数次失败之后,终于研制出来了一台属于华为公司的交换机。

投放到市场上之后,大受欢迎,华为取得了1亿元人民币的销售额,让人大吃一惊。

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团队从6人扩充到了100人,也是从这时候起,华为知道了研发的重要性。

▲研发时的任正非

搞出普通交换机之后,任正非又把目标瞄准在程控交换机上面。

这个东西,比普通交换机复杂多了,只有欧美和日本少数几个国家有这样的技术,但是任正非怎么会死心?

当时的风潮和现在完全不同,人们普遍崇洋媚外,他们对外资非常热衷,使用外国设备,被看成是一种荣耀。

这让任正非痛心疾首。

一直到1991年,任正非等到了机会,美国有一家公司研制出来了这种程控交换机,他可以去学学经验。

这一次出国,可以说是影响他一生。

他在美国,见识到了真正的技术,也真正领悟到了什么叫做科教兴国,开始有了用科技去推动一个国家的梦想。

这一次,任正非还去了美国的硅谷,这里的见识,让他打开眼界。

在返程的飞机上,任正非说:越繁荣就越是要发展科技,越发展科技,越重视教育,就人才辈出,而人才辈出又会让经济持续的繁荣。美国已经走入了良性循环,将经久不衰,而中国的差距太大了……

从飞机飞向祖国的开始,一个宏大的梦想开始在任正非的胸膛烧得猛烈。

3

我们再说回联想。

同样是赚到1个亿的资金之后,联想开始进军微机市场。

倪光南将科研重点转移到微机上,他带领团队在香港研发成功了“中国制造”的联想主板和扩展卡。

1990年,采用自主设计主板的联想微机在国内推出。

倪光南是一个比任正非更早注重中国技术的人,由于汉卡和微机的显著成就,倪光南两次获得国家进步一等奖,被并选为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

这也是联想研发的高光时刻。

倪光南和柳传志合作的这十年,是亲密无间、志同道合的十年,而联想就是在强强联合之下,发展越来越好,销售额一度达到惊人的47.6亿元。

但是夫妻还有隔夜仇,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后来两人渐渐出现了分歧。

柳传志信奉“贸工技”,简而言之就是赚钱要摆在第一位,哪个赚钱就大力发展哪个。

而倪光南信奉“技工贸”,也就是科技要摆在第一位,中国如果不发展自己的芯片,必将受制于人。

可惜,他的话没有多少人听得进去。

柳传志和倪光南闹得很僵,两人常常大打出手,最后的结局是以倪光南被解聘为结束。

1999年9月2日,上午9时30分,7层会议室,倪光南被联想宣布解聘,赠予倪光南新单位科研经费500万元。

倪光南以示自己的清白,500万没有要一分。

但他的内心其实是有怨恨的,他为联想立下汗马功劳,最后却成了替别人做嫁衣,连股份都没有。

他在信中写到:

请不要解聘我的工作成果……我在任职期间也组织同志们开发出了几十项拳头产品和国家级新产品。希望我的这些工作成果,不要受到牵连。

现在读来,依然让人潸然泪下。

后来,这个老科学家在联想一直是讳莫如深。

以前他的名字在媒体上面会反复提到200多次,后面却一次也没有,甚至在现在联想发展的介绍中,连名字也没有。

倪光南被踢出局之后,柳传志权利高度集中,他陆续把联想ASIC芯片和程控交换机等项目陆续中止,只做一些赚钱的项目。

就在柳传志追逐利益,把程控交换机停掉的时候,而程控交换机却成了任正非的一个生死关口。

从国外回来后,他把所有心思都放到了这个上面,把命运都捆绑了上去。

后来任正非回忆说:华为不仅把所有利润都砸到这个上面去了,还把客户预定交换机的钱都投进去了。当时我站在5楼的会议室窗边,对着其他员工说:如果失败了,你们还可以另谋出路,而我只能从这里跳下去了。

任正非继续死磕技术,但是资金链却断裂好几次。

他一方面利用自己的信誉给员工打欠条,另一方面到处借钱,甚至不惜去借高利贷,孤注一掷地继续搞研发。

不知道任正非在黑暗中走了多久,也不知道他历经了多少磨难,最后研发终于成功了。

▲华为C&C08程控交换机

1993年的一个春天早上,华为召开上一年度的总结大会,任正非走上主席台发言,还没开口,他就哽咽着说:“我们终于活下来了。”

然后,泣不成声。

在场的所有华为员工都为之动容。

那一年,华为的销售额突破百亿的销售额。

那一年,任正非49岁。

4

柳传志一生中最风光的时候,应该是带领联想去香港上市。

1994年02月14日,联想上市成功,获得资金加持之后,联想在股票市场上风生水起。

同样是这一年,深圳股市疯涨,华为楼下就是股票交易所。

每天交易所被围得水泄不通,有人通宵排队买股票,一夜暴富的梦想,就在近在咫尺的距离发生。

但华为,没有一个人受到诱惑,全部在楼上埋头工作。

那个年代,炒股、套现就是来钱最快的方式,也是赚快钱最好的方式,中国几乎没有企业家不投资股票的,但任正非却将钱投入未知的研发中。

因此得赠外号“任大傻”。

2001年6月11日,联想成立融科智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正式宣告进军房地产。

那一年,做房地产简直就是躺着赚钱,随便圈一块地,盖个楼,卖出去,简直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海信进军房地产、海尔进军房地产、TCL进军房地产、格力进军房地产、美的进军房地产……几乎所有知名的企业都在搞房地产。

这个时候,有中层管理者对任正非提建议说,要他随便要点地,盖房子,随随便便一百亿利润就到手了。

任正非一口就回绝了:“挣完了大钱,就不愿意再回来挣小钱了。”

后来没多久,又有人建议华为要多元化,要搞搞房地产,互联网。

他怒了:

“华为不做这些,早有定论,谁再提,谁下岗!”

为了防止自己赚快钱,而没有把所有的精力放到科研上面,任正非出台了《华为基本法》。

这个《华为基本法》,就是华为的“宪法”。

开篇第一条就是——

“为了使华为成为世界一流的设备供应商,我们将永不进入信息服务业。”

做股票投资可以赚快钱,华为不做。

做房地产行业可以赚快钱,华为不做。

做互联网服务可以赚快钱,华为依然拒绝。

“华为就像是一只大乌龟,二十五年来,爬呀爬,全然没看见路两旁的鲜花,不被各种所谓风口左右,只傻傻走自己的路。”

在任正非心中,华为是一个高科技企业,而科技才代表了一个国家的实力,如果把钱都用来搞房地产、炒股票,一个国家的科技水平就会停滞不前。

即便再赚钱,他也不能做虚拟经济,这样有违“华为”这个名字!

5

现在,华为和联想两个公司的对比非常强烈。

1、在研发上

联想十年的研发加起来,不及华为一年。

▲红色半圆形是华为,而联想只是蓝色点点

2、对科研人才重视程度

华为非常注重科研人才,有9.7万持股员工,大部分都是科研人员,任正非持股比例为只有1.1%,而联想高管获得了很大股权,而投入了知识产权的科研人员没有股权。

现在的联想,很难说它是一家高科技公司。

没有核心技术,系统、芯片都是人家欧美的,他涉及的行业又太多了,房地产、互联网金融、酒类、投资基金等等,都是一些赚快钱的行业。

而且这几年联想遭遇了十分明显的天花板,甚至出现了巨大亏损的局面。

被联想开除的倪光南曾经说过一个很有趣的比喻,他说华为是乌龟,而联想是兔子,兔子注重眼前利益,而乌龟更注重长远的核心技术,两个公司就是龟兔赛跑。

在第一阶段,兔子完美地赢了乌龟,在1995年,联想销售额67亿元,是华为的4.5倍。

但是在第二个阶段,乌龟就慢慢赶上兔子,并且超越它,在2001年,华为销售额超过联想。

到了第三阶段,乌龟就要吊打兔子了。在去年底,联想市值81亿美元,而华为估值已超4000亿美元,二者差距接近50倍。

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竞争,说白了就是科技与科技之间的竞争。

2016年全球百强创新机构排行榜,日本有39家企业上榜,美国有36家企业上榜。

而中国大陆仅仅只有华为一家。

看到这个数字,我感觉羞愧无比。

我害怕的不是美国封杀华为,而是能让他引起重视的企业只有这么一家。

对于科技企业而言,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 在这场中美的科技竞争中,我们始终坚信,会有更多像华为一样的公司出现,引领着我们前行。 孤军奋战,其力有限。

众志成城,坚不可摧。

收藏

相关话题

评论(0)

加载更多评论
相关文章

分享到

QQ空间 QQ好友 微博
取消